检点一生,出入于黑黑白白之间,周旋于人人鬼鬼之中,但心里所向往、所追求的理想之光,从未熄止。所以合则留、不合则去,虽漂泊四方,心却一念系之,问心无愧。现在回顾起来,我有时觉得奇怪。我的一生像《西游记》里的唐僧取经一样,命中注定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贾植芳
“让我渐渐意识到自己临近老年的标志,是在我接受的信件里,喜庆的帖子越来越少,而讣文却越来越多。”贾植芳生前在《一个老年人的自述》中曾这样描述———谁也想不到,这次所出的讣文竟然与他相关。学者李辉昨天中午从北京飞抵上海,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对他影响极大的贾老的最后一面,“听说贾老师身体不行了,专程赶来,在病床握着贾老的手,叫着他的名字,他睁眼看到是我,口中嘟着想说话,只是说不出,然后大多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李辉昨晚对早报记者说,由于贾老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因为要赶晚上飞机,只好离开了,然而就在到达机场时,却接到电话———贾老故去了,那一刻,时间指在4月24日晚6点45分。记者连线正在现场处理后事的贾植芳学生、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现场一片哭声。陈思和说,他和贾老的众多弟子正在现场处理后事,贾老的遗体已移到太平间,“太忙了,贾老师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三言两语实在说不清。”他说。据介绍,贾植芳早在去年农历新年前就住进了医院,上个月身体一直不太好,就在三天前,发生了肠梗阻,毒无法排出,随后逐渐发生脏器衰竭,虽经医生尽力抢救,但仍然无效,于24日晚6点45分故去。贾老临终前,复旦大学主要领导曾多次到病床看望,勉励老人与病魔斗争。而在昨天临终前,贾老生前的好友与学生不少从外地专程赶来,李辉专程从北京赶来,苏州大学的知名学者范伯群则专程从苏州赶来。对于贾老的辞世,知名学者钱谷融听到这个消息时表示十分惊愕:“我和贾植芳在1950年代就认识了,他是我的朋友,是我最欣赏的朋友之一。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真率、风趣的人,这样的人不多了。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其实我一直想着他。”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陆炳辉作为陈思和的学生,经常出入贾植芳家中,他昨晚对早报记者说:“太悲痛了,贾老住院期间还经常和医生、护士开开玩笑,现在说走就走了。”他说,他和贾老认识20多年了,对他影响最大的首先是人格的魅力,“贾老对朋友豪爽,对学生一直关心爱护,一直鼓励我们多做事情,昨天中午我到他病床前,他还提起我翻译的书的进展———这些小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记得,让我很感动。”说起对贾老的印象,李辉昨天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说了两个字“感激”:“认识他整整三十年了,他给我的最大影响是做人的态度与独立的人格,从不趋炎附势,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受到了那么多磨难。”贾植芳曾多次因为政治原因而入狱。1955年起,贾老因为胡风案而身陷囹圄达25年。“25年不见天日的时光,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为了整个国家,我应该回来,应该站出来说话。我的朋友没有做错,他是个好人,我不能出卖他。”贾植芳曾这样说,“在我的文学生涯和生活中,胡风都给予了热情扶助和无私帮助,这些,我都是永远感激和难忘的……我与胡风的感情,主要是出于友谊以及对朋友忠诚这一古老的中国人的为人道德。”对于与贾老的交往,李辉说,认识贾老其实是在图书室偶然遇见的,因为他最初并不是贾植芳的学生,“那是1979年,当时我正在复旦念书,他则刚刚获准从监督劳动多年的印刷厂,回到中文系资料室当图书馆管理员。印象里那时的他是个小老头,热情,开朗,健谈,与他在一起,没有任何精神负担和心理压力,相反感到非常亲切。每次去找书,他会与我谈上许久。在课堂教学之外,从他那里我知道了不少现代文学中的人物、作品和掌故。”“与课堂教学相比,我更喜欢贾老采取的那种无拘无束、坦率的聊天式讲课。在我看来,这甚至是大学教育真正的精华与魅力所在。”他说。贾植芳“七月”派作家,中国现代文学、比较文学专家和翻译家,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1916年9月29日出生于山西襄汾,曾赴日本东京大学学习,早年主要从事文艺创作和翻译,任《时事新报》、文艺周刊《青光》主编。著有《贾植芳小说选》、《外来思潮和理论对中国现代文学影响》,译有《俄国文学研究》等。1936年、1945年、1947年和1955年,贾植芳四次以政治原因入狱,对此他一再表示,“我不后悔,这是我的选择!”

知名学者、复旦大学教授贾植芳先生于昨天晚上18点45分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病逝,享年92岁。全国各弟的贾门弟子纷纷赶来,送别老人最后一程。谈及恩师,如今已是文坛中坚力量的他们表示,贾老历经磨难却依然乐观开朗的个性,是除学术以外,影响人们最深之所在。以至于直到今日,贾老的教诲,仍是很多人解决生命难题的良方。走前看《现代汉语词典》贾植芳早在去年农历新年前就住进了医院,上个月身体一直不好,就在三天前,发生了肠梗阻,逐渐发生脏器衰竭,虽经医生尽力抢救依然无效,于昨天晚上去世。一直陪伴在贾老身边的亲友向记者回忆,贾老在住院期间一直以书籍为伴。从家里搬到病房常看的,有《日瓦格医生》和《契诃夫手记》。最后的那几天,他还让内侄女桂芙拿来了《现代汉语词典》,一页一页地翻看。中文系教授陈思和是贾老的弟子,23日那天,陈思和带着在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送到病床前让贾老审读,只要在文字跟前,贾老的脸上就有笑容。亲友说,也许有了文字的陪伴,贾老直到弥留之前,意识都很清醒。陈思和教授在贾老去世后,承担着后事的处理工作。他表示,“贾老师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实在是三言二两语说不清楚。”而陈思和的学生,上外教授陆炳辉则回忆说,“贾老住院期间还经常和医生、护士开开玩笑,昨天中午我到他病床前,他还提起我翻译的书的进展,这些小事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记得,让我觉得很感动。”好为人友乡情浓厚贾植芳是山西襄汾人,有着北方人的豪爽与热情。凡是山西到南方来求学的,只要到他那里求助,总能得到贾老的关心。复旦大学古籍所的博士毕业生赵健就是贾老的老乡。几年前她来到上海时,第一个找的就是贾老。赵健回忆,只要有学生到贾老的家中,不管是求学在上海还是南京,也不管是读文科还是理科,甚至不管你是来谈学习还是来借钱,只要是来自老家,贾老就会一一应允。赵健说贾老爱交朋友,交的朋友什么职业的都有,因为他相信人不分职业贵贱。贾老故去之后,没有哪个人能把他的朋友召集完整,往往需要很多人,从出版界到民俗界,从学校机构到老朋友一个个地凑,才能凑得起来。赵健表示,贾老几乎能清楚记得每一个人曾经赠送给他的书,往往两人坐下一聊,贾老说你多年前的那本书怎样怎样,听得当事人都佩服其记性好,友情也因此更加浓厚。贾教授不卖“假货”威尼斯人官网,贾老爱开玩笑,他经常说,“我这个教授是假的,不是人人都叫我‘假教授’(贾)吗?不过,我教书却是真的,从来不卖假货。”“不卖假货”的他,严谨治学,认真对待每一次的传道授业。“文革”结束后他重返教席,有一堂课是去上海海关专科学校作“关于狄更斯和《大卫·科波菲尔》”的报告。学校学生百余人,围着他提问种种,他一一作答。为了这一课,他找了几本有关英国文学方面的书参阅备课,还开夜车到凌晨3点,才写好了讲演提纲。在做人方面,贾老也从不弄虚作假。贾植芳曾多次因为政治原因而入狱。1955年起,贾老因为胡风案而身陷囹圄达25年。说起那段时间,贾老曾这样说:“25年不见天日的时光,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为了整个国家,我应该回来,应该站出来说话。我的朋友没有做错,他是个好人,我不能出卖他。在我的文学生涯和生活中,胡风都给予了热情扶助和无私帮助,这些,我都是永远感激和难忘的……”贾植芳生平贾植芳生于1915年,教授,山西襄汾人。曾赴日本东京大学学习,早年主要从事文艺创作和翻译。曾任《时事新报》、文艺周刊《青光》主编。建国后,历任震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复旦大学教授、图书馆馆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第一届副会长,上海比较文学研究会第一届会长,是中国比较文学学科奠基人之一,著有《近代中国经济社会》、《贾植芳小说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