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1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2

(接上文)

(接上文)

有研究者认为,人类活动有一个很独特的领域,在这里建立起话语关系是不容易的,所以它容易从具体社会环境中走出来,并丧失自己的意识形态形式,甚至蜕变到初始动物状态,这个领域就是性。

从弗洛伊德对文明的产生和发展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文明实质上是人类性力升华的结果,它起源于人们潜意识中性本能冲动。

而精神分析学却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领域,将“性”置于本能的境地,为人的一切活动提供生物性的动力。

在艺术领域,艺术创作既是让艺术家们欣喜的过程,也是被文明社会广泛接受和允许的性力升华方式。而被社会理性接受了的升华方式本身却掩盖了艺术的真实性。

在弗洛伊德的努力下,性本能作为人类最重要的本能,进入到人类文明领域,用心理学的显微镜,给我们展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文明世界。产生了影响深远的性欲理论和文明观。

“反升华”则以“反”升华追的面目出现,诉诸于挖掘艺术心理结构根源——性欲,来揭示文学艺术创作的本质。一定程度上,“反升华”就是以这样的形式反抗着社会理性所宣扬的普遍理想和价值观念,成为背叛超我的心理本能的表现。

1、性欲论

1、性升华说

“爱欲作为情感的力量、理想的目标,不可遏制的生命力及至善的化身,同西方文化一样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我看弗洛伊德的爱欲论(代译序)》,[M]美艾布拉姆森著《弗洛伊德爱欲论——自由及其限度》,辽宁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1-2页),弗洛伊德对爱欲的理解几乎与传统的“爱欲论”有着迥然的区别,在他看来爱欲并不是理性和美德的化身,而来自于人类黑暗的无意识领域。

弗洛伊德认为,文明起源于性本能冲动,同时又对本能欲望进行了抵抗,文明进程始终处于二律背反的矛盾运动过程中,从而使他对于文明的未来表现出悲观者的无奈。即便如此,弗洛伊德依然不主张放弃文明,复归原始状态,而是认为人类应当凭借理性的力量来控制本能欲望,以比较满意的方式来抑制它的原始目的,走向升华。

他将研究重点放在爱欲产生的根源,而不是爱欲导致的结果,并总结出:爱欲源自于“无意识”,发端于人类的“本能”,借助文明化的升华途径,才发展到了传统所理解的那种理想的高级形式,也就是体现美德和理性的境界。

“升华”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的一个重要概念,但并未成为一个系统的理论,而是作为基本概念散见于他的诸多著作之中。

无意识和性本能这两个概念有助于我们理解弗洛伊德的性欲论。

1914年,弗洛伊德在《深层心理学的论文》中将“升华”视为人从宗教及其压抑中解脱出来的可选择的伦理标准,“升华是一条出路,这条出路能够满足‘自我’欲望,而又不使‘自我’感到压抑([美]艾布拉姆森,《弗罗伊德的爱欲论——自由及其限度》,辽宁大学出版社出版,1987年版,第104页)

在文化不断创造发展的过程中,“性的精力被升华了,就是说,它舍却性的目标,而转向他种较高尚的社会目标威尼斯人注册平台,”(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86年版,第9页);《精神分析引论新编》里面认为性冲动目标及对象的改变趋向一种更富有社会意义的价值目标和对象,称之为“升华”。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心理过程实质上是无意识的,而人的性本能冲动构成了文化和文明的基本动力。关于两者的关系,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性本能冲动是无意识的根源,人的心理过程从根源上是以性冲动为基础的。

于是,弗洛伊德认为,所谓升华,其本质是个体舍弃潜意识中性本能愿望,追寻更具有社会意义的普遍价值和理想。

另外,弗洛伊德在《自传》中专门对“性”作了解释。

升华以个体内在心理结构所允许的“力比多”的转移为基础,通过心理能量的替换,将力比多的发泄目标和对象从性的目标和对象替换为“高尚的和美好的”性欲满足。

首先,它使性与性器的关系不再那么密切了,即性不再只是为生殖活动服务;
其次,性冲动包括所有纯粹的感情以及友爱的冲动,即用含义极为模糊‘爱’所指的那些冲动。

一方面,升华方式转移了本能欲望的焦点,被更高尚的精神活动所取代,性本能的直接表现变为实质上非性的行为,“力比多”从固定情绪中解放出来,得到适当满足;

这样看来,弗洛伊德理解的性欲同柏拉图所说的“爱欲”在意义上非常接近了。

另一方面,升华将本能欲望向符合文明发展的方向转化,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与社会规范的冲突。最终,性本能欲望转变为更有价值、更能被社会理性所允许和接受的创造活动。

因此,性在弗洛伊德理论中不能只作纯粹动物性行为的理解,它同时也是一种追求幸福、快乐满足的行为,当这一目标实现的时候,性欲就已经等同于爱欲了。

从而,“本能升华成为文明发展的一个特别显著的特点:就是使高级心理活动即科学的、艺术的、意识形态活动能在文明生活中起如此重要的东西”。(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86年版,第9页)

“力比多”也是弗洛伊德性欲论中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是深藏于性本能背后的一种具有驱动作用的能量,精神分析学也称之为“基力”或“性力”。由此可以看出
“力比多”力量的原始特性。

在《超越快乐原则》中,弗洛伊德指出,人类心理过程是受快乐原则自动支配的,具有避‘苦’或趋乐的心理倾向性。(弗洛伊德《超越快乐原则》,选自车文博主编的《弗洛伊德文集》第4卷,长春出版社出版,2004年版,第3页)

弗洛伊德认为,“力比多”这种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使得性本能获得满足,产生性活动快感。如果这种满足不能实现,力比多反而会成为痛苦的根源。解决这种痛苦的方法有很多,“升华”被视为最理想的方式。

人的本能要寻求快乐,但客观条件限制个体寻求快乐,个体因而产生焦虑情绪。为减少焦虑,人们在寻求解脱的办法的过程对外界多变环境的产生了必然防范,并自动化为自我心理防御机制,出现精神分析学中常见的“压抑”、“转移”、“升华”等现象。

而艺术创造也就成为了解脱痛苦一种形式,弗洛伊德认为艺术家通过创作艺术活动将一定程度的“力比多”转移,借以升华为对艺术美、艺术理想的追求,并在升华过程中实现了性的满足和快乐。

而升华是其中最被弗洛伊德看好的一种方式(只有在自我健康的和成熟时,才有可能施行这种心理防御机制)。

“力比多”因而成为一种永不枯竭的、创造性的生命动力,甚至一切科学的、文艺的、宗教的问题都可以在“力比多”这儿找到精神分析理论的答案,可见人类无意识中的性能量在文明史上的巨大价值。

但同时,人类的脆弱性和生存环境的险恶性,使得性本能的压抑从开始就成为所有不快乐劳动的基本条件,文明就在生活要求的压力之下以本能的满足为代价发展着。

2、文明观

科学技术的进步、出色的成果、生存竞争优势等,这一切现代文明成就,均需要人们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够取得与保持,而且这种努力也在不断导致“所有阶层的需要及对生活的享受需求都在增加”(弗洛伊德《“文明的”性道德与现代神经症》,选自车文博主编的《弗洛伊德文集》第2卷,长春出版社出版,2004年版,第605页),升华途径最终实现的所谓崇高、理想、浪漫的图景暴露出其掩饰人类本性的性质,成为“不自由”、“不舒服”的存在方式,社会理性所要求的普遍价值和理想约束了个体真实自我的实现。

弗洛伊德本人并非以文学艺术家著称,但他一生对古典文学艺术持有浓厚的兴趣,使他在艺术领域也获得突出的成就。

文明社会中的“美”的秩序和状态越来越成为“危险”——疲惫、焦虑、神经症,现代社会不可避免地造就了人的压抑性生存状态。

他的精神分析理论中有相当一部分素材就来自于文学艺术作品。

升华方式以美的、浪漫的形式掩盖了压抑人性的本质,当“性升华”所要追求的“平静、和平、快乐原则”在过度发展的工具技术时代遭遇威胁的时候,一味沉溺于文明成果所带来的自豪感中反而成了对人类自身的禁锢。而“反升华”似乎更有利于人们认识文明的真实本质,将我们待会到文明产生的根源上去,对人类自身的需求有一个更清晰的认知。

弗洛伊德探讨社会文明形态的主要作品写于晚年,可以说是他一生世界观与价值观的智慧总结。文明过度发展所引发的一些列问题,使他开始对文明的本质、根源、前景等进行反思。

2、“反升华”与艺术创作

弗洛伊德用大量的篇幅谈文明社会的具体存在形式,总结出性欲和文明之间存在的关系:性欲与文明之间存在一种必然的联系,文明是性欲本能升华的结果。

“文明服从于一种内在的性冲动”(弗洛伊德《文明及其缺憾》,选自车文博主编的《弗洛伊德文集》第5卷,长春出版社出版,2004年版,第280页),即文明服从于性欲,致力于实现性欲所追求目标:把人们由个体到群体,最后结合成一个大的统一体,实现保存自我,追求幸福快乐的目的。

十九世纪下半叶,资产阶级的古典哲学开始衰落,反对传统古典文化、哲学的流派都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对传统的文化进行反思,其中,弗洛伊德运用精神分析学观点,对文学艺术进行了探索研究,并建立起一整套关于人类精神生活规律的学说和理论。他的理论自成体系,具有鲜明的创新性。艺术“反升华”则是其中极有理论价值的一个观点。

作为一个“已在一种独特的文明里生了很久一段时间的人”,弗洛伊德对文明发展的源头及其所有历经的道路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想法。

弗洛伊德将“性”作为思想研究的基调,甚至认为“决定一个人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的因素——诸如阶级、民族、所处的历史时期——都不是人的本质,人的本质只是他的性别和年龄,其余的东西全是它的附庸。人的意识不是由其他历史存在决定的,而是由其生物性存在决定的,而这个生物性存在的首要方面又是性”。(选自[苏]M·M·巴赫金、B·H·沃洛申诺夫著,《弗洛伊德主义评述》,辽宁出版社出版,1987年版,第6页)

探索这一问题的过程中,他首先提到并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人类本身的行为、生命目的和意向究竟揭示了什么,他们对生命有什么要求,并希望从中得到什么?”他的回答是:“他们寻求幸福,他们想获得幸福和永远保持幸福”。(弗洛伊德《文明及其缺憾》,选自车文博主编的《弗洛伊德文集》第5卷,长春出版社出版,2004年版,第227页)

根据弗洛伊德的观点,一切意识形态创造与白日梦、变态症一样源于共同的心理机能——性,这是一切文明活动的根源。文学艺术创造者的创作动机来源于他们本能欲望中最强烈的性欲。他们和常人一样,由于欲望长期受到压抑而得不到满足,从而寻求性欲升华的高级形式,试图从艺术创作中得到情感的转移或宣泄,并产生出可供其他人宣泄的具体艺术形式。

关于幸福,弗洛伊德将其一分为二:积极的,旨在消除痛苦和不舒服;消极的,旨在获得强烈的快乐。人类活动表现出追求这两种幸福的趋势。

因此,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便成为源于性本能冲动进而被升华的结果;艺术作品中人物的塑造则是“把内心的冲突塑造成外部的形象”的具体呈现。主人公的形象通过自我活动和升华得到真实的刻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