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绿青山

  自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过美学和美育高潮后,学校美育越来越被分工细密的现有课程体系边缘化了,我们看到的常常只是偏重技能、缺失审美内蕴的“艺术课”或者仅剩知识、脱离现实生活和主体精神世界的所谓“美学课”,而少见品位高雅、内涵丰富、陶冶学生身心的“美育课”。

在没上《美学与美育》这门课之前,关于自然美,对我而言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就是这么的纯粹,没有太多的想法。更有甚者,这“欣赏”一词于我而言就是“观看”,且连“观赏”这个层次可能都不太够格。但是上完这门课后,可能山也不再是山,水也不再是水,就连我也不再是我了。于是这山就可能是“却有一峰忽然长,方知不动是真山”,也有可能是“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了。而这水则变成了“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潭水,抑或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水了。而“我”呢,则有可能已经幻化成了山涧里的水,又庶几是倒映在水面上的山了。

  瓶颈制约让美育难以落实

讲了这么多,主要是为了阐明美学与美育这门课给我带来的更高层次的自然审美体验成果。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又该如何将美学理论知识应用到实际生活中,借此来提高我们的审美水平呢?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一些个人的心得体会。

  反思美育难以落实的瓶颈制约,有助于我们改革创新并重建学校美育。

为了更好地提高我们欣赏自然美的水平,我们可以尽可能多地调动自己的感官。首先,最肤浅的审美活动就是“看”,当然我们可不能只是纯粹地看,而应该将这种“看”提升到“观赏”的层次上。要“瞥”也要“盯”,要“仰视”也要“俯视”,当然也有可能要“斜视”等,不然是看不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种效果的。其次,就是利用上我们其他的感官: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听一听”、“闻一闻”、“尝一尝”、“摸一摸”,虽然看起来都是小事,但是每多上一个审美动作,则就会多一层的审美体验,若更多感官被调用,那么自然风景就会由单薄变得丰满而多感多了。

  第一,应试教育叠床架屋的知识课程挤占了美育应有的时间和心绪。当前,被呼吁“减负”的应试教育其知识量、作业量有增无减,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已经向学前教育广泛渗透。形式多样的校外“培训”更变相剥夺了学生的课外时间;无休无止的题海战、连篇累牍的背诵赛占满了学生校内外时间。美育应当具备的从容心态、悠闲节奏和脱俗雅趣,都失落在上学族“班”匆匆步履、闪烁一瞥之中。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而只动用感官来欣赏美景还是远远不够的,这时我们不妨来发挥自己的想象本能。于是“通感”可能就会产生了,譬如朱自清《荷塘月色》里“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再者,通过想象我们可以情景交融、物化自我,以达到思想境界的提升,不然古今中外也不会有那么多如《桃花源记》、《瓦尔登湖》等等美文华章的诞生了。此外,想象还可以赋予自然风景更多的文化韵味,不然“望夫石”只是很普通的一块石头,黄山的小松也成不了能挂在百姓人家客厅里的“迎客松”了,而梅兰竹菊也就只是几种普通的植物罢了,何以成为“花中四君子”呢?

  第二,评价指标日趋数量化和刚性化偏废了需要“质性评价”的美育。这与应试教育的考核直接关联。评价学生生命质量除了标示其知识水平的分数外,当然应该包括人格体系中的情意要素,诸如审美情趣的雅俗、道德情操的高低和创新能力的强弱等等。而实际上,新课标所倡导的“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这评价三维度,常常流于形式。量化评价,固然容易操作、表面公平,但是它并不适合于评价学生审美活动中表现出来的情意要素和创美能力,后者更多、更普遍适合于“质性评价”。“质性评价”的几乎缺失,使美育教学与评价陷入机械和狭隘的循环。

再更高层次的自然审美,我觉得是可以多与自然互动。可怎么个互动法呢?我觉得古人做的就挺好: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乐在其中,不亦美乎?而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则可以开展摄影、手工制作等比赛来发现自然美,创造美。

  第三,社会转型期所产生的消极影响有损美育实施的生态。转型过程中,整个社会难免产生许多浮躁、趋利、庸俗等负面情绪,使得校园文化生态异化,更使得青少年人格发育趋向“空心化”,即愈来愈缺失崇高、阳刚与雄壮的美感元素。不少学生更多沾染的是经济意识、“小我”考量和感官愉悦,对美的发现、追求和创造的自觉精神日趋稀薄。“走偏”的文化消费与“病态”的审美创造(如色情泛滥的的行为主义艺术)互为因果,值得忧思。

最后,也是我觉得是最最重要也是最最基本的就是我们要多学习一些文化知识来丰富自己的内在,否则当看到有一只鸟在飞的时候,可能我们只会说一句“快瞅,那有一只鸟在飞!”而不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绝美诗句,相形见绌,那样岂不是显得我们很LOW

  如何建设和谐健康的学校美育

  通过对各种审美内容与形式的感知、体验来洗礼学生的审美之魂,使之以审美之眼来感受对象世界林林总总的外在美和内在美,灵魂趋向崇高、纯粹和完美的卓越境界——这就是美育的实质和目标。质言之,美育关乎置身世俗世界中年轻人的灵魂如何“净化”与“升华”,由此走向“审美创造”的更高境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