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25岁之后的爱从不是无缘由的。在看了《张小龙首次提出八大观点,诠释微信公众平台发展》这一文之后我真的不得不钦佩这一个有柳下惠特质的男人,而且深深爱上了。

IT之家讯
12月11日消息,微信公开课Pro版今天正式在北京举行。作为微信公开课年度收官之作,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微信之父张小龙也为本次公开课发表了致辞。

原文链接:

本次活动的主题为“微信·思维·智慧”。作为超级产品经理,张小龙主要从八个方面详细讲解了微信对于开放平台的一些理念和方向。对于微信的未来,张小龙称希望可以培育一个各方均可共存的“森林”生态,而非打造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宫殿”。

第一点,我们是希望能够鼓励有价值的服务

对于微信公众平台,张小龙称希望通过规则自我完善最终形成一个动态的系统。

打开App
store社交分类,扫一眼漫长的社交App列表,大多数都充斥着不良的内容,服务、贩图,各类人汇集在一起只为荷尔蒙而活。世界这么大,人(男人)的需求这么旺盛,不良的内容存在确实有存在的必要,但当这样的App多了之后你不仅会想:难道好好做一款为有价值内容服务的产品这么难吗?

以下为其致辞实录:

不单前面App提到的内容,对某度搜索盈利模式有初步了解的人时不时会对排名靠前的搜索结果感到难以信任。如果其他App是小团队,希望快速盈利,抵挡不住简单粗暴的流量变现方式,那已是巨头的某度为什么还要让部分无价值或低价值的内容置于优先等级呢?

各位参加微信公开课的朋友们,大家好。

有人会说朋友圈里面不是一样满眼鸡汤文,但差别是某度是收了钱并允许真实性无法确认的信息散布,而朋友圈里面的都是用户我们自己认可并转发的,怨谁呢!

首先很遗憾这一次不能来现场跟大家交流,因为一些近期的事情。

(注:什么算有价值?这个标准因人而异,就本文讨论方便,暂定有价值的标准为不带有虚假性、不包含色情与暴力、与用户当下需求最贴切三点)

但是我也非常荣幸地能有这个机会,通过视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微信对于开放平台的一些理念和方向。

坐拥5亿用户流量,尽可能地管控内容,节制将用户变成产品销售给商家的冲动,柳下惠*1.

在微信公众平台里面我们有一个口号:大家在网上可以看到,就是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很多人对这句话有不同的理解。这句话是来自于我们最早的在设计这个公众平台的时候。

第二点,我们是希望公众平台能够帮助人们消除地理的限制

我们在想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最终我们把我们所有的想法提炼出来这样一句话。今天我想通过几点来把我们这样一个口号,作一个比较细致的阐述。

这点微信可以谈的不多,这其实是互联网不可逃避的趋势,O2O,电商等是这种趋势下最声势浩大的产物。

第一点,我们是希望能够鼓励有价值的服务

第三点,我们希望能够消除中介

那什么是有价值的服务?

如果非要有人拿互联网思维说事让我举例说明,那我只好挑微信了。与微信不同,部分传统行业有着增加服务链环节的冲动,你很难定义它是好还是不好——增加服务链环节虽然提高了最终价格,控制了信息与资源的流动,但也有获得更好服务的可能(当然,环节的增加是需要在市场需求的驱动下,如果是出于其(xing)他(zheng)需求而增加的环节。。。惨况请参照公路货运业)。

举个例子,譬如说在几年以前博客时代,当时博客曾经非常的红火,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博客慢慢的也就衰退了。那我们做了公众平台以后我们非常惊讶的看到自媒体、以及以前的一些博客作者他们重新投入了进来,并且在公众平台里面出现了越来越多好的原创文章,作为一个平台来说我们非常高兴能够看到这样一种投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非常鼓励,非常优秀的文章能够出现在公众平台里面,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对用户非常有价值的服务,因此也卷入到了非常多的其他各式各样的一些内容进来。

微信作为公众号和用户沟通的唯一媒介,自然有这样的基础和权利向商家/用户收费(如有肯定是商家买单),但微信没有,暂不理会其不收费的目的,从现实来看他确实不像某度一样把用户卖给了商家(是的,我知道我重复了),柳下惠*2。

那对很多的内容大家也会发现,我们平台会采取一些比较严格的措施来控制它。譬如说,各种诱导类的,诱导用户去分享朋友圈的,又譬如说,可能有一些版权问题或者一些H5的游戏,我们最终都做了一些限制。我们会一直把握一点,哪些内容是对用户有价值的,一些是没有价值的。

第四点,我们希望我们的系统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的

这是第一点,我们鼓励真正有价值的服务出现在微信的公众平台里面。

这点我简直是震撼,可能跟我之前不爱留意微信有关,乍一听立刻为这种清醒惊呆了。

第二点,我们是希望公众平台能够帮助人们消除地理的限制

这意味着公众号的每一个关注仅与自己的努力有关,与微信无关;

当我们在构思微信的公众平台的时候,我们就会在想我们希望促进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我们知道,在互联网其实带动人们的交流跨越了一种地理上的一种限制,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以来,所有的人都能够卷入到一种跨越时空的一种交流里面。

这意味着所有公众号在微信面前是公平的;

地理曾经是过去的一个商业上的一个重要因素。譬如说,一个商铺可能要找一个非常好的地段那么它才会有价值,但是移动互联网的人流其实不太依赖于一些地理位置的限制。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这世界还有比这更励志的机制吗!!有谁能手握大权没有监督(可能有来自腾讯内部的监督?)但又克制的吗!这是对世界的爱啊!柳下惠*3.

当时我们曾经设想过一个场景,我们就用这个来举例。譬如说一个盲人的按摩师,他可能不需要去租一个铺面,只要他的手艺足够好,那么他就可以在一个不是很好的铺面里去提供他的按摩服务,我们希望能够给那些没有地理优势的商家也能带来一种非常好的顾客访问量。在移动互联网世道我们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这里吐槽一点,进入公众号无论是扫二维码也好输入公众号也好,都且仅有一个载体——手机。为什么我们不能不通过手机与公众号建立联系啊!回到家瘫坐在沙发上拿着laptop哼着音乐唱着歌,看到文章挺好要个公众号得扫个二维码,上个网页版微信也要扫个二维码,先不谈体验的割裂感,难道你们不知道此刻三米外的手机就像三十米一样远好吗!!

第三点,我们希望能够消除中介

第五点,微信希望搭建一个生态系统

消除中介可能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因为所有的商业可能都依赖于非常非常多中间的环节,但是我们自从做公众平台以后,我们是希望商家能够通过公众平台直接提供一种服务。那这种服务之所以有可能是因为如果商家也卷入到公众平台,消费者也卷入到公众平台,那么他们是可以互相连接起来的。

这一思路其实和之前张小龙提到的几点都是相连贯的,同样需要对核心原则异常坚忍的把持,试问你是产品经理,可能用户在几千乃至几百万级别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做了文中微信没做的事——屠杀林中小动物。柳下惠*4.

这种模式可能在以前是难以想像的,因为商家是很难直接和消费者对话的。公众平台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我们非常鼓励商家和消费者能够在公众平台里面直接的对话,这也是为什么在公众平台里面看起来大家是可以在一个会话的窗口里面和商家直接作一种对话。

第六点,希望我们的公众平台是一个动态的系统

第四点,我们希望我们的系统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的

这点可提的不多,这番话的正确性不仅在互联网,在法律、政治、金融等领域都适用,也在历史长河中得到论证。

对去中心化可能也有很多不同的理解。我们的理解是说,微信不会提供一个中心化的流量入口来给所有的公众平台方、第三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