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喜欢在家吃饭的人。倒不是受谈之色变的食品安全问题的影响,而是,家的味道,深藏在自家厨房做出来的饭菜中,温暖而又治愈。所以,我喜欢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的治愈系小说《厨房》。

因为要出差一周,担心流量不够用,随手抽了一本小说,是某人去年送的生日礼物——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一直没明白这礼物是怎么挑的。其实大学时候曾看过这本书,感觉有些阴郁,和我看过的为数不多的日本小书的调调差不多。一直也没拆。

吉本芭娜娜,1964年出生于日本,是日本现代文学天后。与村上春树同为日本当代文学代表人物,作品屡获国内国际大奖。《厨房》是她的成名作和代表作,1987年问世后,连续两年获日本的多个文学大奖,被25个国家翻译并出版。吉本芭娜娜的作品风格,清新、舒缓、雅致、柔和,个人感觉颇具日本俳句典雅明丽的风格。

威尼斯人官网 1

21世纪以来,治愈系小说更加流行。是因为现代人太过孤单和脆弱了吗?还是因为现代人背负的各种压力太大了呢?反正,“治愈系”已经成为现代社会很流行的一个词汇。

《厨房》·【日】吉本芭娜娜

就我读过的治愈系小说来说,最爱吉本芭娜娜的这本。个人认为,在这个领域中,《厨房》是高水平之作,伊莎贝尔•沃尔夫的《古董衣情缘》、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和马克•李维的《偷影子的人》,都没有跨越《厨房》的高度。

威尼斯人官网,在陌生却亲近的城市出差,有一种近情情怯的感觉,有些局促。严肃是不对的,可也轻松不起来。大概在这座城里,还是缺少一些心安的因素吧。印象中《厨房》是一本追求安全感的书,于是就带着出门了。

吉本芭娜娜只用了50000字左右的篇幅,就把一个热爱厨房的女孩,抚平自己的伤痛、拯救别人于水火的治愈系故事,讲得感人而又有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最近特别不想说话。身边小伙伴感受到我的情绪,对我冷漠的态度有些不满意。晕车一路也不想解释,安静地在宾馆各行其是。一口气看完了这本小说倒合我心意。

“这个世界上,我想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这是小说的第一句话。一读到,我已“缴械投降”。

大众媒体和豆瓣群众大多都对作者的评价很高。或许还是因为我读的小说少,总有些不太理解,只是很喜欢吉本对细腻情感的描摹,那是可能连主人自己都没发现的情绪。

还在读大学的少女樱井美影在奶奶去世后,彻底变成了个孤女。她被好心的同学田边雄一暂时收留,短暂地成为了田边家的一份子。田边的母亲惠理子是酒吧的老板娘,“她”的故事也很离奇。


惠理子原本是个男人,妻子病逝,留下幼子,身无长技的他,为生活所迫,自愿选择变性成为“她”,撑起一个家。美影借住田边家后,与母子俩相处融洽,跟惠理子,成为忘年交的知己,而跟雄一,有一种朦胧的情愫。

父母早逝,在最后的亲人奶奶逝世后完全成了孤儿樱井美影,被在奶奶花店打工的男孩田边雄一收留,这个家里还有本是父亲却被叫称为母亲的惠理子。半年后,要求自己独立的美影离开了田边家。后来,惠理子遇害,田边昏昏噩噩独自度过深秋,才打电话给美影。见面之后,说了不打电话的所有借口,却没有说出一个爱字。

但是,美影还是在找到那份梦寐以求的、知名料理大师的助理工作后,搬了出去。惠理子在酒吧遭遇意外,被一个精神失常的男人杀害,雄一一蹶不振。美影一边继续梦想,一边关心雄一。最后,她用时间和食物,治愈了雄一,两个年轻人心有灵犀地恋爱并一起生活下去。

还好有第三个人的提示——这或许是所有爱情小说的催化剂——在伊豆出差的美影半夜打车到雄一旅游的城市,送一份盖浇饭。

这个故事没有悬疑色彩,也没有极尽渲染的悲伤。吉本芭娜娜的描述冷静克制,细腻婉转,读者能深深体会主人公丧失亲人的痛,却又不会在无边的黑暗里向下滑落。

不知道是女人的第六感还是美影和雄一之间的默契,也或许只是剧情需要,美影对情绪的感知能力实在太准确。在气氛终于不再承重之时,美影说明了来意,质朴的如同表白,理智得却像是安慰与祈求。轻轻念出声来,仿佛可以看到一个日本女子就在面前。用文字解说情感,不成呻吟也成鸡肋,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也是难以感同身受的。

所以,这本书对我而言,有无穷的魅力,特别是关于女主人公的那些细致的描绘。美影对梦中厨房的想象;美影刚寄宿田边家时,在厨房里忙碌,为母子做饭,为考试练习;美影出差的时候惦记着走不出丧母之痛的雄一,做了一份盖浇饭大老远地送去……这些细节,总会让我轻而易举地沉浸其中,去体会美影的心情。

喜欢雄一的女孩对美影的诘难。雄一说他终于理解了美影失去奶奶之后的茫然。我突然想起一句经典对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