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 1

威尼斯人官网 2

少年把向浅推开,执剑,拂袖,挥臂,剑眉一蹙,嘶吼一声,朝前方杀去。
暗红色长袍上下翻飞,与赤色、墨色交织着、渲染着,落入眼中的尽是如惊鸿一般的绚烂,凄清。
                                                      ——引

往期引导:


『壹·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伍·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贰·与君初识,如故人归』

世人都赞江南好,有天涯羁客的孤独,有清扬女子的哀愁,有夜雨芭蕉的悱恻与缠绵。


有多少诗词歌赋吟遍了江南的温柔缱绻,或是处于距江南千百里之外的人,只能对江南望尘莫及,从前辈的诗文中寻觅遥远江南的影子。可身于江花胜火,江水如蓝的江南中人,何尝又不是离愁浩荡?

少年的手掌温暖宽大,是她心中向往的那一隅北。
“你笨得像头猪,把你弄丢了怎么办?”
少年调笑。
                                                       ——引

他是剑客。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叹何若当初不相识。


她是茶娘,盼了太多太多次人生若只如初见,却只憧憬了开头,忽略了结尾。

威尼斯人官网,『叁·似此星辰,却非昨夜』

彼年清秋,秋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江南的今夜分外热闹,今日是元宵。南城北巷烛影憧憧,灯火通明。

雁回坐在桌前,心事重重,指尖于酒杯上摩挲,一口一口的抿着酒。

向浅收拾着茶坊,清欢坊在这偌大的江南中显得凄清许多。罢了,她早把那颗曾经明朗的心,随手埋在红尘紫陌中,自此寄遥千里,锦书无凭。

蓦地,清欢坊的门被踢开,闯进了几个执剑的侠客,他们将桌子踢翻,在座的客人无不大惊失色,落荒而逃。向浅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到,眼中多了几分不可掩饰的惶恐。

“一起去看灯吗?今日江南热闹的很。”

该来的总会来。

雁回突至。

“不好!”

向浅闻声,她没有想到,雁回会找她去赏灯,心中一喜。

少年一个箭步,转身拉起向浅的手,执着手中那把剑,飞快地跑出清欢坊。

少年今日换了一袭墨蓝衣衫,腰上挂着墨绿流苏,脚下踏了双明蓝步履,比平日多添了几分生气。平时见惯了他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向浅发现,雁回褪去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怅惘,便更加的明朗俊俏,意气风发。

向浅确实被吓到了,少年感受到了她的惊恐,紧紧握住她微微颤抖的手。

不可否, 深秋塞马,羁鸿寒月,只会涤去他的尘埃。

“别怕,有我在。”

“雁回,你等一下。”

雁回直接将她揽入怀中,一个起身,向前跃去。

约少半个时辰,向浅把青丝束起,点了淡淡桃花妆,疏蝉翼髻,描远山眉,色罗缎素衫透着淡淡的茶香。

他顺手牵了一匹马。

雁回看着走来少女,翩然而至,步步生莲。不知怎的,心底先是阵阵涟漪,然后狂卷涌骤,思念汹涌。他恍若又找回了从前的那个少女,那时,她至少是记得他的。

向浅伏在少年的肩上,听着他炽热的心跳与温润的嗓音,感受到了一丝安定。她信他,会护自己周全。

“雁回,你怎么了?”

绯红的衣衫翩飞,似天际边一抹秋霞。凄凄的秋风吹动暗沉的流云,这日江南的天,竟带着几分血色。

“没,没事。就是觉得你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

少年携着少女的手,驾着马一直向前跑,于城郊的一片竹林停下。雁回双鬓旁冒着细密的汗珠。

向浅莞尔一笑,同样的感受,也许这边是缘分。

“快跑,十里之外有一户人家。”

“走吧。”

“不!那你呢?”

少年眼睛湿润了一下,这是自他寻见她以来,向浅对他露出的第一个微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青松。向浅是极含蓄温婉的女子,她带着烟雨江南的清新和妩媚,能让人嗅见春意。

向浅好看的双眸噙着泪,焦急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清欢坊数十里外有一长衔,车如流水马如龙。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游人熙熙攘攘,赏着繁华的街,琳琅的景。

“他们为何来追杀我们?”

向浅不是那搅翠澜的落红,她本想着,此生亦便比暮为朝,画地为牢。多少次,她拟歌先敛,欲笑还颦。可这一刻她觉得,江南也是有温暖的,因为有身边的少年。

不沾染生离死别,话语间仓促了重逢。

红灯绿盏,觥筹交错,向浅纤细的身子几乎要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得站不稳了。

“快!他们在那里!”

身边的少年突然牵起她的手。

黑衣侠客朝这边追来,寒光剑影,来势汹汹。

这刹,千古横空,万籁俱寂。

少年把向浅推开,执剑,拂袖,挥臂,剑眉一蹙,嘶吼一声,朝前方杀去。

向浅努力按捺着内心的悸动,脸红的像晚春的山茶,像早春的新桃。

暗红色长袍上下翻飞,与赤色、墨色交织着、渲染着,落入眼中的尽是如惊鸿一般的绚烂,凄清。

所幸周遭喧闹得很,他听不到她狂热的心跳。

前方的一片厮杀在少女的眼眸中逐渐模糊,凛冽呼啸的狂风,终于将她的眼泪吹出,撞得她眼眶生疼。

“喂,你,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

“走啊!走!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快走!”

向浅嘴上如此,她心底还是希望他牵着她的,一直牵着。

少年拼了命的呐喊着,厮杀着,浑身溅满了触目的血色。

少年的手掌温暖宽大,是她心中向往的那一隅北。

话语间,一只长剑刺入少年臂内,画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你笨得像头猪,把你弄丢了怎么办?”

“雁回!”

雁回调笑,又像向她赊酒时般无赖轻狂。

少年几乎要站不稳,努力朝少女挤出一个苍凉悲壮的微笑,在日暮渲染下,竟是这般的凄凉。

向浅心中一暖,笑了。

向浅再没忍住,嚎啕大哭。她明白,此刻,他死,是为了换她生。

逛了许久,向浅在一盏花灯前驻足。花灯形似一琵琶,落着纸伞丁香。向浅抚得一手好琴,她喜爱琵琶。忧琶声婉转悠扬,细密如针。它清远的气韵,是遥远又不可触及的忧伤,如微云孤月,只能遥望咫尺天涯的距离。

她翠袖白绫,跌跌撞撞向前跑去。

“你喜欢?”

有些别离,是为了下一次的久别重逢;有些别离,却是死生不复见,魂魄不入梦。

“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