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文学就浑然不知了,但清晰的记得最先接触的还是史书。对于历史还得从我的父亲说起,从小就在他的影响下就喜欢上了历史,跟着他看《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封神演义》《百家讲堂》等这些节目,更确切的说是他陪着我看,不知不觉间就对历史情有独钟。最初接触到的史书还是我的历史课本,每次拿到新发的历史课本,便会手不释卷的一夜看完,从古至今的中国历史也有了大体的了解。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我是越来越崇拜古人了,他们竟然将读书做人处事的哲学总结得如此精辟。

   
对于文学而言,还是得从我的父亲说起,记得我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他从学校带回了三本书,是冯梦龙的三言(《警世通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接触到了文学,至于以前有没有我就不大清楚了。刚开始读三言的确是件很枯燥的事,半白话半文言的篇章真的对于我这个才疏学浅的中学生来说是很难理解的。囫囵吞枣的读了两篇后,有放弃的想法,可爹爹说你再读两篇后就会适应的,因此我又坚持读了几篇似懂非懂的文章。《警世通言》里的《王安石三难苏学士》彻底征服了我,打消了我放弃的念头,彻头彻尾的喜欢上了这三本书。周末的时间里,我就和爹爹在一块读书,我头朝南、脚朝北,爹爹头朝北、脚朝南,一人腰里垫一个枕头躺下读书。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然而,在书的海洋中,你所读的就像大海捞针,而你所学的就像用竹篮打水。这本书每天都在读,但是脑袋是空的,每次用它,便黔驴技穷。

     
越读越有韵味,深深的吸引在里面难以自拔,被情节里的《玉堂春遇难逢夫》《卖油郎独占花魁》等故事所折服。后来又读了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格林童话》、《海的女儿》、《白雪公主》这些童话书籍。那位图书馆管理员是爹爹的同事,每次还书的时候,她便会问我再拿几本去读吧,紧接着又读了《海底两万里》和《草房子》。零零碎碎的又读了爹爹带回去的《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和《希腊神话》等。如果有人问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文学的,我便回答是从初中开始,更深层次的说,我更喜欢的是中国的古典文学。

一直很怀念学生时代,成天蜗在书山题海里,像只蜂儿尽情采撷花蜜。那时读书的目的非常明确,对书的理解很单纯,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辛苦埋头跋涉只为“黄金屋”和“颜如玉”。读的书类也很少,几乎分分秒秒都背负着“学好数理化,考出好成绩才能走出山村”的思想,扎根于枯燥的数理化和学习辅助性很浓的课外读物,只有少量课余时间才带着消遣的心情涉猎于简单的小人书和文学类书籍。

   
 在高中的时候,读书的时间就少了,但还是会挤出一点时间读读自己想读的书。那个时候不再去图书馆借书,而是自己在书店买书了,高一高二的两年里读了《史记》、《论语》、《李世民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说唐传》、《中国四大悲剧》、《中华上下五千年》、《中国帝王史》等。对于高中生来说,高三是最为关键的一年,决定命运的一年,而对于来我又是怎么样的呢?呵呵,高三时代的我低着头,读着藏在桌兜里《三国演义》,一直到现在已经读了十三次,《三国演义》还是我最爱读的书,这么大的功劳还得归功于我的同桌。
初中、高中时的读书只是被书中的故事所吸引,并没有思考书中所要说明的道理,就是五柳先生所说的不求甚解吧。直到大学的时候,大一第一学期我并没有读过一本书,浑浑噩噩的一学期也就过去了。第二学期的时候,迎来了我人生的最低谷,失恋的痛苦让我不知所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读书打发时间,让自己沉寂在书中忘记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我废寝忘食的读书,当然现在的读书也不是去图书馆借书,偶尔买一两本,大多数书都是下载的电子书。晚上熬夜读书,不知不觉一夜就过去了,连续了有半年多的时间,于是又读了《古兰经》、《边城》、《围城》、《平凡的世界》、《活着》、《麦田里的守望者》、《追风筝的人》、《小王子》、《百年孤独》、《道德经》、《穆斯林的葬礼》、《汪洋中的一条船》、《霍乱时期的爱情》、《谁的青春不迷茫》、《沉思录》、《心灵史》、《丑陋的中国人》、《郁达夫传》、《徐志摩卷》、《张承志文学选集》、《宋词是一朵情花》、《你的孤独,虽败犹荣》、《雷雨》、《白鹿原》、《声音消失的那一天》以及散文,诗歌和一些宗教典籍、杂志等书籍。
这个时候的读书已经和初高中时的读书截然不同了,也不是纯粹的一味去读故事,而是发人深省。大多数都是励志明理的书,比如说《平凡的世界》和《活着》在深夜里激发了我的灵魂,令我不得不深思,不得不考虑生活与人生。

大学四年是我最为快乐的四年,也是阅读量最大的四年,因为思想放松了下来,读书于我没有了那么强烈的功利性,我完全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书本来读,用自己的方式读自己喜好。从学校图书馆到校门口的书屋,从武侠言情到中外古今名着,我大开眼界大饱眼福。几年时光匆匆而过,参加工作后,读得最多的是专业性很强的专业类书刊,理论方面的书籍。此时,大部分阅读是强制性的。毕竟,不读一个人需要精通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书读的不多,就那么薄薄的基本,但的的确确的在某时会激励人的意志,帮你走出困境,改变你的人生。柏杨先生说中国的文化是酱缸文化,古人也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于是柏老给了“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一个概念。颜如玉就是美女,黄金屋就是金钱。中国人的读书就是为了获取功名,真正像柏杨先生读书修身养性的人很少。所以读书就得读好书,读有思想的书,跳出“酱缸文化”,切记不可被“颜如玉”和“黄金屋”所连累。
         
 读书是一件持续性的事,贵在坚持,好在兴趣。现在的读书对我们来说没有一点帮助,也不过就是讲个故事什么的,所以很多大学生都选择玩游戏等。对,的的确确,读文学典籍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的确没什么大的帮助,但爹爹曾教导我说,人的一生要走的路似很漫长,但关键的只有几步,而你读的书就在这关键的几步中起关键的作用。一生所读的书就是一生的财富,谁也抢不去,剥夺不了,深深的印刻在你的脑海里。让迷失的失足少年找到出路,让时常犯错的你改变自己,让粗俗的你蜕变为儒雅的你。

读来读去,读得鱼目混杂,读得疑问重重:我们的阅读是为读书而读?还是为用书而读?最好读的书是自己喜欢的书,没有目的性,也不受限制,完全将自己放在一个自由的空间,根据您的喜好选择。我读这些书最快,而且对它们投入最多。最需要读的书是所谓有用的书。此类书籍几乎完全受职业所左右,专业性强,不读不行,读不透也不行。最难读的书是无字之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