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是我的书,说起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书有一种痴迷,记忆里,四五岁对有绘图的书充满好奇,经常偷偷拿五叔的绘画书临摹,翻看,大约是七八岁时开始看武侠书,随后,言情小说,三国演义,读者,青年文摘,等等有什么书看什么书,我的零花钱,基本上都是买了书和文具,村子没有太多好书,当时对我来说,读者和青年文摘是最新最好的杂志,里面出现对哲学和心理的引导,渐渐引发我对人生的深思,后来有刘墉先生和李敖先生的书,也成了我的挚爱,由于资金有限,能租到的书,我是不会买的,买的书,要有它值得我珍爱的价值,也因此,对于书,一直是一种虔诚的热爱。

2.整理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整理物品的时候,会有很多惊喜:“六年前父亲的亲笔信,初恋情人的情书,小学同学的贺卡,小伙伴们从世界各地寄的明信片。”整理旧物就是整理回忆,与过去的自己对话,每一样旧物都串联着相关的回忆,重新回忆往事,幸福与伤心并存的过去,那就扔掉伤心的回忆,留下幸福的吧。人成长的过程,也是不断摒弃的过程。

整理物品时,本能会告诉你,哪些是需要的,哪些是不需要的。正视和面对自己的内心,“整理”并不是收纳,而是丢弃无用、不美好的东西开始。

整理书柜是一个惊喜:原来这些年,我也读了不少书。我家的小书柜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阅读量了,很多的书堆在地上、桌上。书柜里的书记录着我的读书轨迹,自己的读书脉络和年代、年龄紧紧相连,早期的书以言情、仙侠、漫画、散文为主,现在看的比较多的是社科、旅行、哲学思想类的书。

一:与衣物的对话

3.搬家是新生活的开始。

选择搬家是工作以后艰难的决定。我不在外地工作,很多人觉得这是多此一举。但是,大多数的年轻人都过着这样的生活方式,远离家乡,远离家人独自生活。我向家人提出,刚开始得到更多是不理解与不支持。我积极与他们沟通:我已成人,经济独立后,我需要更多的是锻炼独自生活的能力,总有一天,我也是要在生活中独当一面的。

人,更多的时候,是孤独一人,或许会是孤独一生,很多的路都是要自己走。独自生活的能力是必不可少也是极其重要的。

新生活,总是充满期望的。远离家人,一定程度上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从装修风格、家具摆放、小物件的选择、餐具的选择、不会有人再试图掌控你,把你当孩子。你需要对自己的安全、食物、杂事负责。

新的生活也会比在家里更繁忙,但是我相信也会更接近自己的内心,所有的一切听凭内心的选择。时间的安排,几点睡觉,几点起床,几点做什么事,逐渐找到适合自身的规律,一切靠自律,做好自律才有自由。

总而言之,搬家是新希望的开始。好好整理自己。

书暂时还是很多,多到没有地方放,慢慢再学着放下它们。所以就允许它多吧。

1.践行了一次“断舍离”。

断=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

舍=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

离=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日本杂物管理咨询师山下英子

不得不说,搬家是一次“断舍离”的绝佳机会。和老人一起生活二十多年了,终于有一天拥有自己的生活和空间。老人住的地方总是东西很多很杂,不用的东西从来不舍得扔,因此堆满了屋子。其实,不用的东西,不看的书,也再也没有用过和看过,但就是不扔。在物质贫瘠的年代,他们那代人穷怕了,一切到手的东西都屯起来,总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再用。可是,时代在转变,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大家的生活方式也带来了改变。物质的富饶没有带来内心的富足,反而造就了现代人的焦虑和不安,想要更多,在更大的与欲望里迷失了自己,找不到自己最初的需求。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1

整理衣物

搬家给了一次很好的清理、整理的机会。平常买买买,从不认为东西多,整理衣服鞋子包包的时候,才发现好多衣服高中大学一直穿到现在,很多款式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心境了、甚至很多衣服材质已经发黄变形,甚至有几件已经不喜欢,都遗忘了,也不再想穿。鞋子材质不好的、不合脚的也堆积了几双。于是,我把旧物品打包整理,,捐给了小区的旧物收集箱。

我把衣服、鞋子、背包分成两类,一类职场可以通勤穿,另一类周末或者假期休闲度假穿。第一类衣物搬去了新家,工作日用。衣服全部分类挂起来,可以更好地查看,思考更多的搭配方式,不会忘记不常穿的衣服。

扔掉不合适、不需要、不用的东西,留下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

生活也需定期整理,一个人的生活现状也反映了他生活的心境。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回到家东西一扔就“葛优躺”了,干净清爽的空间可以让人内心宁静,生活工作效率也能提高。

更新现实的空间和物品,也是整理自己的内心。

所以一点点地理清自己。

一次搬家带给我小小的感动和思考。搬家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个哲学活。

=

 “五一”劳动节嘛,当然要劳动啊,这三天我做了两件事。一搬家,二追《人民的名义》。《人民的名义》成为了我搬家整理物品的背景音。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搬家。在这里要感谢两位帮助我的朋友,提供劳力和车子。

从小就独自在外读书的我,对物品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和寄托,也有一种过度的收集和执着,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蜗牛一样,而那些物品就是我小小的壳,带着它们,去到哪里都会觉得很安心。

所以,当意识到这一层的时候,我开始正视自己与物品的关系。

也保留了几件复古的衣服,其余风格简单留了两件,以备不时之需,大部分时候在工作,所以又可以工作又可以休闲的衣服,占据大部分,在购买的时候,也做到了:因为少买了几件,所以可以买贵一点的,质感剪裁也更好。搭配饰品和有意思的单品,就会出现不一样的风格,可以这样玩。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2

真正意义上有了自己的家以后,物品日益增多,旧物品与新物品的叠加,渐渐的,原来空朗的房子,失去了原本的模样,而心也渐渐得不到真正的放松,满目所及的凌乱,已经谈不上情调和美感了。

我则初初学习如何阅读和运用知识,几年前他常对我说要读史,从最根本的地方开始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律,我一直不听话,性格跳脱,一会看建筑类的,又爱上美学,读着读着对珠宝有兴趣,又看上了木头,待开公司又买管理学,人脉等等,一直买书,只是都静不下心来,痴迷了几年游戏,游戏玩腻了看小说,小说看得腻了,才真正回到想着看些提高自己的书来,才到今天,深深开始渴望如何开始建立自己的知识树。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3

第一次做到和衣服的和谐对话。这种感觉蔓延到现在,因为对自己的风格有更好的把握了,所以冬天的衣服也觉得得心应手,添了几件,这几年的风格基本没太多变化,也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穿着去年高价买来的大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