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 1

由于案情迟迟没有突破性进展,省人大很不满意。省厅派来三名专家级人物,帮助景山方面破案。省厅的介入令江大刚很不满,这明显是不信任他,他自己觉得已隐隐寻着线索了。没办法,毕竟人大代表不是寻常人,省厅的焦急也很正常。开会分析案情,江大刚一言不发,他在脑子里想一个人,这个人近来常常占据他的脑海,赶也赶不走。陆子浩捣了他一下,说“该你说话了”。江大刚这才收回神,开始谈自己的看法。江大刚说不能把这起案件简单地看成是人大代表失踪案,它有可能会牵出更大的案子,因此请求省厅在时间上适当放宽松点,好进一步挖出别的线索。“证据呢,我们讲话要有证据,不能只凭感觉或经验。”省厅一位负责人说。“对不起,暂时还没证据。”“没有证据空谈什么?”省厅领导很不满,认为江大刚在找托词。鉴于景山市局在此案上的无所作为,会议最后决定,由省厅大案要案小组副组长、省厅刑侦一队大队长于岩担任总指挥,省厅派来的专家和景山公安局全力配合。江大刚啥也没说,举手同意。会后陆子浩气冲冲地说:“为什么不争?”“争什么?争权,还是抢功?”“我觉得窝囊!”“那是我们没本事,人失踪一个多月,我们连头绪都还没理清,拿啥争?”陆子浩没话了,脸上却仍是一股子不服气。“有本事用到办案上。”江大刚说。正说着话张密的电话来了,江大刚躲开陆子浩,在边上小声接起来。张密告诉江大刚,周虹影的调查又有新发现。江大刚说:“你马上到牧羊人家,我在那儿等你。”赶到牧羊人家,张密竟先到了,一问,才知张密原本就在这儿。江大刚扫了一眼,发现刚刚这儿还有另一个人,便不怀好意地盯住张密:“你把她支走了?”“一个小女孩,没劲。”张密一点不避讳地说。“你小子悠着点,再这么下去,我看该你进去了。”“哪啊,人家是崇拜我,想跟我学两手。”江大刚没心听他解释,反正张密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边女人一大把,管得了今天管不了明天,只要他不做过分事便行。“说吧,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刘成明跟周虹影有个孩子。”“什么?!”江大刚叫了起来。“又不是抓住你什么把柄,紧张啥?”张密诡秘地望了一眼江大刚,好像逮着了什么,看得江大刚不好意思,红着脸垂下了头。张密递给江大刚一张照片,是个四岁多的孩子,跟刘成明还真有点像。“哪弄来的?”“那边的朋友帮忙查的。”张密神通广大,西北五省都有他的朋友,他们好这一口,也算是有特殊才能。“上次让她老娘给骗了,把孩子藏了起来,费了好大劲,才弄到照片。”张密说。张密紧跟着告诉江大刚,周虹影本来是刘成明的情妇,当初怀了孩子,刘成明坚决不同意生,逼着周虹影打胎。周虹影不同意,刘成明便让报社把她辞退,想以此威胁她。后来周虹影同意了,还拿给刘成明一张医院的证明,谁知她偷偷跑到新疆将孩子生了下来。“刘成明难道不知道?”“他去过新疆,也找过孩子,娘家人捂得严,没让他找着。”“周虹影为什么要生下孩子,是想要挟?”“俗!看来你办案办出教条了,周虹影是女人,她可能爱上了刘成明,也可能被他的爱打动,总之,女人遇上这事是很麻烦的。”张密在女人方面是天才,懂的当然比江大刚多,他进一步分析,“周虹影很想有个孩子,她是个诗人,脑子里充满幻想,当然不会拿这事威胁刘成明。可刘成明不这么想,作为一个有身份有钱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威胁。”“周虹影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这就是周虹影的不同处,我们始终别忘了她是诗人。诗人是啥?就是一伙疯子!刘成明越怕她,她越要留在这儿,表面上她是在写作,其实她在等刘成明倒霉的那一天。”“她不怕刘成明灭她?”“当然怕,所以她留下那张字条,故意藏在一堆废纸里,一旦有不测,自然会有人找刘成明。”“可她最终还是没躲过。”江大刚突然有点伤神。“估计不是刘成明做的,刘成明还不至于为一个女人毁掉自己,况且他爱过周虹影。”“哦?”“我从周虹影房东那里得到些消息,刘成明常常给周虹影送钱送衣服,都被周虹影撵了出来。”这么重要的情况专案组居然没查到,反倒让张密给弄了出来,江大刚有点泄气。“你不要吃醋,刘成明早把房东买通了,他一年给房东的钱比你我的工资还高,房东怎么会出卖他。”“你是怎么问出来的?”江大刚不解。“房东有个女儿,二十岁。”江大刚猛地明白,刚才打发走的一定是房东女儿。这小子,天生就是女人的克星。有了这个线索,江大刚就有理由把周虹影的死跟刘成明一家的失踪联系起来。他马上通知陆子浩,积极发动群众,特别是经常出入公园的,看能不能找到周虹影被害时的目击证人。于岩在景山集团召开了一次会议,目的同样是想发动大家,进一步提供线索。王富寿冷冰冰的,啥话都不讲,有几个人想讲话,一看王富寿的脸,全都吓回去了。会后,于岩根据专案组的提议,列了一个名单,将这些人单独叫去问话。问话者里面有司机王晓渡、副董刘成礼,当然少不了秘书苏悦,这时候的苏悦已不是秘书了,王富寿把她调到了公关部。江大刚心里涩涩的,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了一样。晚上他再次把苏悦约出来,还是在牧羊人家。苏悦看上去很忧郁,问她于岩问了什么,却又不说。江大刚为她要了一杯山果汁,这是牧羊人家自制的,山果来自景山市著名的牦牛山。苏悦喝了一口,便叫起来,说真是好喝。她一叫,江大刚的心放松了。真是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神神经经的。苏悦不爱谈案子的事,江大刚便不好再问下去,毕竟这不是在办案。他有点纳闷,跟案发当天相比,苏悦简直判若两人,对刘成明的态度也大相径庭。这不能不引起他的警觉。讨厌的是,自己好像喜欢上这女孩了,也许从第一眼看见她,这种感觉便潜伏在心底。也难怪,哪个男人碰上这么赏心悦目的女孩子不喜欢?况且她还有那么多故事和经历在身上。江大刚这才发现,自己喜欢被不幸经历浸泡过的女人。这算不算心理不健康?包厢有点闷,苏悦提议到河边走走。江大刚愉快地答应了。刚走出包厢,他们意外地碰上张密,膀子上吊个小女孩,甜甜蜜蜜的,亲热得叫人嫉妒,或许正是那房东女儿。看见江大刚,张密故意装不认识,江大刚也只好装不认识,不过心里很紧张,怕他看到苏悦。景羊河静静的,这条从黄河流过来的分支从不喧嚣,总是这么静静地流淌着,以她甜美的水质养育着两岸的人。晚风吹来,拂得人心情无比舒畅。跟一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女孩走在夜色中,江大刚多少有点不自在。苏悦似乎窥见了他的心思,走着走着,竟很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江大刚有片刻的紧张,脑子也恍恍惚惚的,感觉又跟妻子走在了一起。奇怪,只要跟苏悦在一起,总会莫名地想起妻子。快到景河大桥时,江大刚收到一条短信,是张密发来的。“她很危险,你在玩火。”江大刚心里腾一下,虚无的接近梦幻般的感觉顿然全无,他猛地从苏悦手里抽出胳膊。苏悦似有洞察地看了他一眼。一回到现实,江大刚便马上把她跟刘成明往一起联系,这是一种很讨厌的心理,也是他们警察的职业病。果然,苏悦看上去有点不开心了,因为江大刚跟她提起了刘成明。快走到环城路时,江大刚忽然问:“王晓渡是不是在追你?”苏悦愕然地注视着他,嘴张了半晌,却说不出话。

有段时间我被调到了公司最基层的部门。

说是调岗,实为下放。

听起来好像是我不争气,实际上刚好相反,就是为了争一口气,我才被放逐的。

说起来这事真心不能怨我,只能怨这个社会对我这样的大龄未婚女青年充满了恶意,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我相信也照样难逃厄运~

因为,很不幸的,我们部门的员工全是女员工——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里有二十三个女人?更不幸的是,我是其中唯一一个过了30岁却依旧单身的人。

有人可能会说,生存环境如此恶劣,为什么不弃暗投明?

可是哎,我这人有点悲天悯人的情怀,总觉得自己背负着改造愚昧落后的重大使命,我总不能在她们三观严重扭曲的时候弃之不顾一走了之吧?

只可惜,我的努力总是付诸东流,甚至还要被倒打一耙。

比如那天,又有人在我耳边叨叨“女人三十豆腐渣,男人三十一枝花”,我马上给她怼了回去:“你说反了,男人三十才是豆腐渣,女人三十那是如狼似虎!”

她们哄堂大笑:“都如狼似虎了还不赶紧找一个!”

“我干嘛要找一个豆腐渣男人,还跟他搞一个豆腐渣工程?”我虽然嘴上不屈不挠,心里其实挺没底的:天,你要不要这么信口开河啊?有没有科学依据啊?听谁说的男人三十豆腐渣?

让我好好想想——嗯,好像哪天在知乎上面看到确实有人这么说过的呢。我不管,反正我只相信那些对我有利的。

“那你二十几岁的时候干嘛不找一个咧?”

“因为不想变得跟你们一样啊。”

“跟我们一样怎么啦?女人迟早都要结婚的,这是你没法改变的现实。”

“问题是你们都嫁得不好——”

逼我说伤人的话么?不好意思我很乐意,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嘛,“如果说你结了婚就不用出来抛头露面,有老公心甘情愿地养着你,那我承认你嫁得好,你有资格来我面前得瑟;可是你们这些女人明明就是做牛做马的命啊,又要上班又要兼顾家庭,在家里给老公当马,在外面给老板当牛…”

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看见几个已婚妇女——尤其是我们部门经理——的脸阴沉得实在可怕。

然后…

然后的然后,我就被调到最最基层来了。

有多基层呢?

擦玻璃扫厕所倒也不至于,不过我真的有种来到一线车间的感觉——整个部门就是一个巨大的操作间,里面摆着上百台电脑,而我的新工作就是把成千上万条的产品信息输进电脑系统,输一遍还不够,还要输两遍,然后再核一遍。

听着好像特枯燥乏味,事实也的确如此,我猜我们经理这是要对我进行劳动改造呀。

由于技术含量不高,这个部门的员工哪个年龄层的人都有,但占绝大多数的还是那些十八九岁的职校实习生。坐在我旁边的就是这样一个小男生。

不过我还得叫他作师傅,他已经在这里做了大半年了,我有什么不懂的都问他,他从不拒绝,也从来没有答不上来的时候。

——单凭这点,他就把我给感动了:太专业了!比我原来那个办公室里整天就知道混日子和瞎逼逼的同事们强多了好吗?

他这个年纪的人是耐不住单调的,坐他对面的那个好像是他职校的同学,两个人总是一边敲键盘一边时不时地交流一下玩游戏的心得。

有一次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他大概不知道怎么跟我解释,就搪塞了一句:“这个嘛,说了你们女孩子也不会懂。”

女孩子!!!Excuse
me?一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小男生叫我女孩子!当时心里那个得意啊威尼斯人官网,~

哼,我可是给了鼻子就上脸的~

打那以后,只要遇到问题,我再也不是用手指着电脑屏幕大声发问了,而是扯着他的衣袖嘤嘤嘤:“你来看嘛你来看嘛,人家又不会了~”

等他帮我解决了问题,我就感激涕零地看着他:“哇你好厉害啊,什么都难不倒你耶,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超级英雄!”

这种肉麻得要死的话他听着似乎还挺受用,从没做过恶心状,总是一副乐呵呵的表情。

听到操作间那班同事都带着戏谑的口吻叫他福娃,我那个痛心疾首啊,看来他在别人眼里就是小屁孩一般的存在嘛——不行!我要树立他的男人威严,唤醒他内心沉睡已久的雄狮!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当是报答他对我的师恩吧!

刚好那天我的电脑出故障了(我发誓不是我弄的,是它自己罢工了),然后我就换到他对角线的位子上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