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0日

我身处草野,心翔于天际。一颗不安分的心整日里追虚逐妄,无暇顾及家中琐事,更冷落了我们的情感。更兼生计所迫,常年漂泊在外,让你谙尽离愁。这让如黛玉般多愁善感的你,整天泪水涟涟。我心疼你,但我无力掌控我身,亦难割舍无望的梦想。你系我一生心,我负你千行泪。

威尼斯人官网,早上打开办公电脑,呆滞几秒缓一缓周末囤积的大脑,想一想必须着手的工作。公事告一段落后,照例在左岸的读书网站上捡拾思维的麦穗。之后,在一篇如何每天写千字文的文章中,摸索到了这里。

我年年飘忽大江南北,你在家独守空房,我们置相思于两地。我白日里扛坚负重,夜里读书习文,对你的思念与你思我相比少很多。你放全部心思于我和儿子身上,陪伴你的只有孤独和思念。你时常“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要说小时候的梦想,像我这样貌似文青但又怠于读书写作的人来说,很是可笑。从自身定性开始,我就想着自个儿能当大学教师,享受3月假期,每周4-5节课程,剩下的时间都拿来研究诗词歌赋要么就写一些自己真正想写的文章。当然,每个人成长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事与愿违。其中,最让人痛苦的莫过于与自己的梦想相去甚远——午夜梦回,总能听见梦破碎的声音。社会越来越现实,这没什么不好,关键在于你敢不敢与时俱进。梦想不是用来打碎便是用来实现。但是我偏偏是落在最不可取的悬崖边上——怀揣着梦想却不行动起来,滞于美梦之中却不力行实现。

你嫁给了我等于嫁给了眼泪、嫁给了孤独、嫁给了寂寞、嫁给了煎熬。“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桃花、杏花嫁给东风尚且能随风共舞不分不离。而我们却不得不天南地北,任相思泛滥成灾。“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同大多数人一样,我渴望成就梦想,却不愿为这种成功付出应有的代价。苦苦耽于美梦之中。我曾在一个荒聊的晚上读到胡适的某一篇文章而恼恨地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感动,不是因为脆弱,就是“哀己不幸,怒己不争”。不满现状却不愿奋力一搏,又或者没有斩尽所有的退路,总是给自己无数的借口。每当想起这些致命的弱点,就恨不得拎起自个儿狂揍一顿。但现实就是如此,懈怠——恼恨——奋斗——懈怠。这样的死循环简直让人从心底感到绝望。

偶尔回到家中,或朋友相邀、或读书习字,总无时间梳理我们乱蓬蓬的情感。你看到眼里,痛在心里,泪流在脸颊。我总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次次击碎你心中的希望。

有时我会在想,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许不用抬头看太高处的人和天,就这么混沌地过,不也是一辈子。可是学文的人总是有一副莫名其妙硬且贱的骨头,不甘心就这么平淡下去,而在心里的一个角落却比谁都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言之有物的大家。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觉得说恨太重,特别是由他人承担这种恨,显得不公。事实大多是:可怜之人,必有可笑之处。或识人不明、或识己不清。至少,这是我的悲哀之处。

我时常在日记中写我对昔日女友的思念,又惹你泪水三千。你委屈地说你是个替身。这伤害对你是那么的残酷,命运对你是那么不公。你只有用泪水清洗伤口,用坚强治疗疼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