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易铭

  “
明天是何沁的婚礼,我特高兴,今天,酒吧里的各位听好了啊,我请!”我抓着麦克风喊着,话音刚落酒吧里就哇哇响成一片。我特别享受这种感觉,眯着眼笑了起来,这时我却看见了向我冲了过来的何况,他像疯了一样把我扯到一边拿着麦克风对着大家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兄弟喝醉了,现在就一神经病,各位别当真啊,别当真。大家好好玩。”然后又疯了一样把我拖下了台,台下一片唏嘘。“你神经病啊,啊?你这样我很难堪啊!”我甩开了何况的手,何况给了我一拳,然后…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算了,你说什么?问我何沁是谁?你问我我就会告诉你吗?啊?

 
 何沁是个特别好的姑娘,大家都这么说。从小到大她都是我妈嘴里的那个邻居家的孩子,成绩永远是名列前茅,钢琴比赛永远是稳操胜券,诗词歌赋写作硬笔比赛永远能得名次,甩我这个学习和学画画几乎都是从高中开始的人不知几条大街。

   
何沁是个心一点都不宽的人,但是十分体胖。小学时,她称之为婴儿肥,我嘴贱一时没忍住说了句,我可没见过谁家婴儿刚生下来就怀孕的。结果她愣是一天没理我,隔天带着她最爱吃的小蛋糕赔罪才肯消气。可惜在她兴致勃勃地吃蛋糕时我没忍住说了声,你再吃小心肚子里怀个双胞胎啊。然后给自己买的那份小蛋糕就到了她的肚子里。(看吧,她果然怀了“双胞胎”。)可怕的是这并没能阻止我继续吐槽她,导致我每个月的零花钱大部分都花在了买小蛋糕上。更可怕的是我发现我挺喜欢看她吃小蛋糕的。最最可怕的是我发现自己上课时不时就喜欢瞟她一眼,看看她在干嘛,而且看完我的内心还腾起一阵莫名奇妙的情愫。我觉得我病了,

 
 转眼小学就那么毕业了,转眼初中的时候她就转学了,她走的那天是她的生日,我下血本买了全套七龙珠漫画打算送给她(我和她少数共同爱好之一)结果她一声招呼也不打一大早就走了我还傻乎乎地抱着书在她家门口等了半天。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理她了,居然这么过分。然而誓言都是用来打破的第三天我就没忍住帮我妈卷毛线时自以为含蓄地问了我妈一句,这两天我都没看见何沁哎,她人呢?正在织毛衣的我妈面不改色地回了句,干嘛想你小女朋友了啊。我立马回到,才不是呢,她才不是我女朋友,我才不会喜欢小胖妞!然后我就慌张地跑走了…

 
时间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向前飞奔而去,转眼间初三生活就快要结束了。我依旧每天打游戏打到凌晨一两点,上课除了班主任的课其他老师的课都睡得不亦乐乎。本来老师还是有心管我,但当看见我罚站的时候站着睡着了以后就放弃了挣扎,秉着一颗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愉快地放弃了我,让我自如的在课堂上沉睡,由此我获封外号睡神,和班上另外三个全校有名的“社会人”并称四大金刚。在班主任的课上分布于教师四角,镇守一方太平。

 
 我以为初中生活就会这么毫无意义地度过,但初三最后一个月她回来了,带着万丈光芒一般。

   
 她瘦了,当年圆得跟满月一样的脸终于不再那么圆,可以和篮球媲美的身材也出现了曲线,而且脸一瘦以前挤在一起的五官都舒展了开来,乍一看还有点像刘亦菲。几乎全班的男生都在她进入班级那一刻眼神聚焦,暗潮汹涌。而她还是梳着我小时候很喜欢抓的马尾辫,做着简洁明了的自我介绍…算了,关我什么事?她兴许都不记得我了吧?就算记得看见这样的我也巴不得不记得吧?嘿,自嘲地笑了一声,之后我的头颅就再抵不住地心引力的吸引,亲切地接触了桌子。

这一篇并没有完结啦不要觉得被坑了orz,绝对会更新的!希望支持(第一次写东西好紧张)

     

 

 最近在看请回答1988,这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剧,没有之一,会让我想起以前的各种回忆,他们每个人的经历都有些似曾相识,无论是亲情爱情友情都诠释出真实感,一直被安利的一部剧。改天可以详聊,但今天我想说说我初中。

一直觉得我初中没朋友感觉,初中对自己的印象,应该就是土吧,而且几乎只和同桌和后桌说话,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后桌。总的来说,初一初二不知道认真学习吧,小学的喜欢也都在,应该同学和老师会觉得我是差生,但是自认为只是半桶水,半桶水已经跟随我多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和德善高中一样,也许从来不知道去努力吧,跑题了,记得初一五十多人吧,因为我都不熟到现在那些人应该也和我不熟,每个班上都会有那种默默无闻的角色吧,刚好我就是,一个没朋友没成绩的初中,怎么会有故事呢,语文课,反正背诵提问的绝对有我,高难度的提问我想回答,但是我不会举手,所以从来也不会问我,毕竟我中考语文130几。数学课我喜欢趴着听,这习惯是小学的,初中数学老师很不喜欢,我刚开始不知道,总是被扔粉笔头,有时候就算在听课,也是一样,那就只能委屈咯,谁让我坐第一排。真碍眼,没办法这只能怪我矮了,都怪我。老师怪我数学最后也只能考99,毕竟能及格是吧。英语课,呵呵到现在也没背一个单词,听写是五个对三个不被打,上课随便问讲到哪,不知道,手伸出来,我啊,没被过单词,没听过英语课,不知道该怪我还是怪老师,怪我,真不怪我,怪余小明吧,我不背单词,反正又不怕打,英语课就和项还有刘和我同桌讨论,英语书上的人哪个好看,这样时间会过得快点,英语我就不说,五分钟选完,你觉得能考多少。一上课就讲话,一下课就看着他们叫下面的人买东西吃,一放学,我可开心了,因为我饿了,十二点放学,回家将近十二点半,一放学就喜欢和余珍说今天英语课干嘛干嘛的,当时喜欢上政治课,因为老师让我们自己玩,但是张记吵的名字,虽然很幼稚但很受用吧,我那两年只有我同桌和我说话,男生呢也只和后桌,每天都问他们喜欢书上的那张图,我也是闲着蛋疼,哈哈。

威尼斯人官网,后面江南是因为吵然后坐到第一排吗,反正每天都是小鸟渣渣渣的,好烦呐,整天就知道叫我外号,损我,班主任提问,他说我肯定不会,妈的姐会好吗,突然有点像江旗,那时候还挺讨厌他的,老是被记名字,有一次还哭了,张说的。他后面是张班长和马数学课代表咯,再后面是欧阳和叶宝凯,传说中的学霸,他们在一起总是能聊的很开心,很有话题,和我很有距离感呐,没次都能看见马那张大笑的脸,还有张认真讲故事的脸,还有和江南争辩的样子,我看了可舒服了。给你们镜头多一点,毕竟你们现在和我关系好吧。那时候放学骑自行车回家,有一次长的不太好看的自行车不见了,平常都是被放气,怕气门芯,妈呀我右眼皮跳了,回家也不说话,气冲冲的把门关上,我妈那侦探头脑就马上知道了,她知道我就不担心了,后面去女生宿舍玩不小心看机寄宿的人放车子的地方,我车子在里面,我叫那爷爷开门,晚上我和我爸就开走了,这是我见过最脑残的小偷居然把名字刻在我车上,我去。我现在都记得叫什么,你不要佩服我。那次不知道好像是黄肃洁还是睡和我说右眼皮跳要拉三下然后吃掉,很不错,从此以后都还好。课间操我记得要去操场吧,其他女生都会手腕手,那时候我就做不来这种事,高中之后比较会,和我爸也没有过,因为王洁和她爸老是很亲密,我不会,这个像宝拉和她爸爸。记得店里好吃的有薯片,麻辣,有段时间还有煎饼,还有凉凉的绿豆饼,初三寄宿政治老师看见我在宿舍吃,说会长痘,我说我不长。记得童英语课还是很有血性的赌过一次,英语老师刮目相看,有一次她问问sorry,我写不出来,我也觉得丢脸,想好好读英语,总是三分钟热度。那时候好像很流行情书吧,反正我就知道一毛钱一张,我也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内容,毕竟
我不感兴趣,那时候也不关心,记得丁敏收到,把它撕的西八烂,也是够够的了,算了,来自我这种不知情书为何物,的人,的哀怨。还有一个人我记不得叫什么了,我那天好死不死的买了什么零食,结果走了了两步,垃圾桶走过了,就,,恩。他说我乱扔垃圾,记名字,他说很严重,然后叫我给他钱,忧伤,不过乱扔垃圾是不对的哦,小朋友请勿模仿,但是我讨厌这个人,反正也想不起叫什么。

 数学老师有一点特别好,就是没交数学作业,上课被记的发钱,然后不知道周几下午就用那些钱买吃的,我记得小斗气总是被罚最多,心疼他,也感谢有吃的,哈哈哈,所以我晚上要是没做作业,第二天也会过来补一份,是抄一份,哎一姑。还记得江南被英语老师揍,跑出去又跑回来,也是耿直的孩子,当然回来又被揍,前两天我说我性格好,马说,当年和江南吵的热火朝天,我说有吗,还好吧,我在政治课上送了他四个字,因为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老师,我替他说,沉默是金,我太有才了,还有一个很可恶的人,叫徐文杰,那不是一点恶心,各种我不想写,本来欺负我同桌,后来欺负我,然后就和他打架,就我腿被他打了好多包,我只是把书砸了,并不会打到他,不过打架要的是气势吧,之后对我就收敛些了,还有毛兴我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唯一一个,本来我们都还行,有一次我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碰了他,他也没让我,用书包推了我下,我眼角有些肿了,被爸爸逼问下,就去了他家,之后再无交集。然后各种人和各种人谈恋爱,我是不关心,每天上课下课回家就行了,反正我那么土成绩也不好,有一次放学,摔了一跤,那么多人也是尴尬,还有李钟霖也看见了,他也不重要,只是小时候他妈和我妈换奶给我喝的,差好多点的亲梅竹马吧。他妈从小学就夸他,我妈就损我的,他一直会比我高些,走题了,反正自己摔跤自己爬起来,尴尬。还要一次和余珍买棒棒叠星星的,就觉得一把怎么少了那么多哦,就把另一把拿几个打算放进去,我这爱占小便宜的心啊,被老板说,当时也是我错,不说话了,妈呀有种当了小偷的感觉尴尬,李好像也从那经过,尴尬。有一次歌咏大会吧,叶当的站前面比的吧,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了,没文化,我前面是欧阳东旭,我好像有点感冒了,一直咳嗽,他都不知道无比嫌弃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