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买这本书很久了,在网上找到了电子版,还是读不下去。于是下决心买了这两册有1000多页的书,昨天刚到。好久没有写笔记了,真是抱歉了,以后会不定期更新这本书的笔记。未看此书之前以为它是学术气息浓厚的论文集合,看了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这本书是陈丹青根据自己的听课笔记整理而成的,木心本人其实有更加完备的讲义,不过他本人不希望出版,经不住读者的恳求,陈丹青想了这个折中的办法。中国传统便是“述而不作”。书中多是对世界文学的概括叙述,有些地方我竟然觉得这老先生说的我不是都知道吗!在叙述中夹杂木心自己的极具智慧的分析,高妙非常。这正是因为这本书是听课笔记的缘故,不艰涩,不拖沓,不故作高论,很容易看懂。也许梁文道在序言中说得对,我们不应该用看待专业文学评论家的眼光去苛求木心,这完全是艺术家的行为。梁文道说:“幸亏,读者不傻。”你若把这本书当严肃的文学评论来看你就傻了。
 

我讲世界文学史,其实是我的文学的回忆。

这本书叫《文学回忆录》,是木心先生对于文学的回忆,涉及的范围太广了。中国的古典诗歌,小说,戏剧,现代的文学。欧美的希腊罗马神话,圣经,十七世纪至二十世纪英法德的文学,爱尔兰,瑞士的文学,意识流,魔幻现实主义,卡夫卡等等。亚洲其他国家,日本,印度,阿拉伯等国的文学等等,太多了。这个书名屠格涅夫用过,在此说明以免混淆。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读者一定得注意书中作者的主观色彩很浓,并不能作为严肃的学术著作来看待,再次申明。所以我在读的时候发现木心先生厚古薄今,厚西薄中。如他说,1891——1991中国无好的小说,连舅舅茅盾的面子都不给,直言巴金的《家》,茅盾的《子夜》写得不够好。鲁迅的《阿Q正传》老先生倒是看得上,不过又说“量少质薄”。这种看法也太偏颇了。

                                                              ——木心

希腊罗马神话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1

本书开头讲希腊罗马神话,熟读者皆不陌生。有变人为石的杜美莎,猜出上午四条腿······谜语的俄狄浦斯王,有大力神赫拉克勒斯除十二害的故事,有那耳喀索斯耽溺与自己美貌自生自灭的故事,在此不赘述了。木心以那耳喀索斯之事解释宗教,哲学和艺术的关系:“宗教哲学和艺术都是人类的自恋······整个人类文化就是自恋。”木心说中国文化太现实,神权,夫权谁管谁,渗透神话,令人惧怕。我倒觉得希腊神话尽是些偷情,乱伦,嫉妒之事才真是现实,希腊神话拿神当人看。
 昨天说木心这本书尽是讲史,缺少议论,今日找到答案。木心不讲观点自有他的道理。他说,观点是马的缰绳,文学艺术要先无缰绳,再有,再无。大家(指陈丹青等听课者)急着听观点,图方便。木心并非不能讲观点,只一句:“我要是真的来摆观点,不那么好消受的。”他举例子:“看山不是山是要死人的,你们懂吗?”穆罕默德给山打电话山不在,什么意思,不好消受。“瞬间感觉高大上啊。

出版说明:此书出自陈丹青听课笔记(1989-1994木心为纽约的中国艺术家讲述“世界文学史”)。

我有幸通过这本书来做木心先生的学生,真是我的幸运。木心似乎很喜欢从前的社会,在他看来从前的总是美的,大家可能都读过《从前慢》。然我窃以为此盖因他是地主阶级公子哥之故耳,要是下层民众就不这样想了吧。这一想法在他讲中国古典文学是很重要的情感要素,左右他对于作品的品鉴,以后会写到。我看这本书是跳着看的,也许下一篇会写唐诗,但书本并非如此顺序,在此说明。木心讲课的框架是郑振铎编的《文学大纲》,所以要想更好地阅读这本书我希望大家把《文学大纲》也一并买来读。

小引:陈丹青简述课程的缘起与过程(2012.12.1)

唐诗

文学,局外人的回忆——梁文道:

讲到唐诗就要就要讲韵律,“韵”和“律”是唐诗的两大特征。从前人写诗歌不讲格律,没有对仗之说。你读《古诗十九首》会惊讶为什么有的诗歌句子长短不齐,甚至有的诗不是四句或八句,而是六句,那时诗歌的格律不甚严格。但也有一些在格律上比较规整的,比如曹植的《白马篇》。格律是从宋齐梁陈开始的,沈约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写过《四声律》,规定对仗如何如何,押韵方面并没有形成体系。到隋朝隋炀帝设科举,考诗赋,陆法言乃作《切韵》,从此诗人作诗在音韵上有了参考。古人标注字音有一种“反切法”,就是时下流行的网络用语。如“知道”便可切“造”的音,取“知”字的“z”和“道”字的“ao”。到唐代诗歌发展到了高峰。

这是木心的“文学回忆”也是《文学回忆录》中的木心。

木心先生有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唐诗是鸡鸭蹄髈,宋词是热炒冷盆,元曲是路边小摊的豆腐脑,脆麻花。“唐诗是士大夫文化。中国古代盛产诗人,读书人每到一处都要作诗,吃饭喝酒要作诗,作诗是古代读书人的常态,是中国的传统在今天无法想象。越南似乎保留着这样的传统,其他国家的人去都惊讶越南人的风雅,和作诗之频繁。林语堂说清朝的官员很可爱,就算是贪官污吏也可以与之吟诗作对,欣赏名画,喝酒对弈。可惜,现在我们已经沦为野蛮人了。木心先生说小时候他母亲为他讲杜甫的诗,他才明白原来杜甫的诗这样好。现在莫说自己的母亲,就是学校里的老师又有几个懂唐诗的呢?扯远了。

他斩钉截铁,不解释,不道歉,不犹疑。他平视世界文学史上的巨擎大师,平视一切现在和未来的读者,于是自由自在,娓娓道出他的文学的回忆。

宋词

上册

绝句,律诗自齐到唐,到全盛期,渐渐太过成熟而栏。虽说叫“宋词”但唐代就已经出现了,李白就写过《忆秦娥》,其中两句很有名:“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南唐李家父子李璟和李煜,做皇帝是业余,写词才是大家。木心先生说李璟:“凭这样几首词而在中国文学史占一席之地,太便宜了,做皇帝总是合算。”李璟仅传世三首。毛泽东亦是如此,佳作不多,不必拔高。后主李煜是艺术家偏偏做了皇帝,被宋所虏。历史总爱开玩笑,宋代的亡国皇帝宋徽宗同样是沉溺金石字画以致亡国。王国维评价李煜:“以血书者。”恰如其分。
 

开课引言(规矩,框架)

宋代写词写得好的有:范仲淹,晏殊,宋祁,张先,欧阳修,柳永,晏几道,王安石,苏轼,秦观,贺铸,周邦彦,李琴赵,辛弃疾,姜夔,吴文英。木心先生说:“柳永,秦观,李清照,周邦彦,吴文英,是正宗词家。苏轼,王安石不是正宗词家,是好词家。”作何解?我认为前者婉约,适合歌唱,词在当时是用来唱的,有实用性。后者把词当诗看,以寄情言志。唱则唱得,毕竟娱乐性不那么强。大家不要局限于教科书上几个人,吴文英,张先,贺铸写的很好,多读一读。辛弃疾我不太喜欢,总觉得他才气太低,徒以气势取胜。词多典故堆砌,偶尔有奇句,也是婉约词。武人写词,不必苛求。凡豪放派词人写起婉约词,多是佳作,可惜不常写。

木心:雷声很大,能讲么?我有我的能讲。结结巴巴,总能讲完,总能使诸君听完后,在世界文学门内,不在门外。

李清照是宋代词人中的高手。以前闺怨诗全由男人写,索然无味。至李清照方为自己代言。幼时读她写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美极,天才之作。既然问了卷帘人,又不信卷帘人。以肥瘦形容花叶,奇绝到了极致。木心先生说她,几乎宋代词家无一人看得上。可惜无子,改嫁后又遇人不淑,孤苦伶仃。容我说句刻薄话,李清照吃亏在她的才华上,若无才,做卢家莫愁于她也是好事。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2

《圣经》

木心和他的学生在一起

本该写元曲可我决定不写,写了这么多中国古代文学,换换口味,写写外国。原文题目是《新旧约故事和涵义》,《新旧约再谈》,《福音》,《新旧约续谈》,我合而为一取名《圣经》。家中母亲和祖母皆是基督徒,屡劝我信教,不耐其烦。现在就来写写圣经,看看有如何魅力。

DAY1:第一讲&第二讲 希腊罗马神话

《圣经》有《新约》和《旧约》之分,《旧约》占到全书的三分之二。《圣经》是文学的总集。尼采说上帝死了,但他喜欢耶稣。一般都知道耶稣生之年即为公元元年,木心先生却说耶稣在公元前六年出生,我不好说对,也许······《旧约》必读“五记”,《创世纪》,《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我曾把《圣经》当史书读,强迫自己看下去,终是徒劳。木心先生说《新约》的文学性,思想性高于《旧约》。西方人人都信耶稣,西方的道德是宗教的道德。出名源于误解,木心先生如是说。耶稣的博爱并非人人都爱,西方人却拿他的话去真的博爱。
 “别人打你的左脸,须把右脸也让给他。”何等的宗教!这与佛教道教是相通的,以退为进。木心先生当即说:“耶稣的心理战限于好人之间。歹人,不义之徒,打了右脸打左脸,剥了外衣剥内衣。耶稣还是圆通的,孔子也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相比之下甘地就愚直多了。”勿行善于人前以获取赞扬。“木心先生妙语连珠:”善,因是无报偿的,才可爱;恶,因是无恶报的,才可恶。“门徒说:主容我先回去埋葬父,再回。耶稣说:让死人埋葬死人,你就跟随我吧。”木心先生:“你献身信仰,不能考虑伦理伦常关系。凡伟大的儿女,都使父母痛苦的。······但无法顾及父母。”任何宗教都是如此,想要出世,先得过父母这一关。

神话,是大人说小孩的话,说给大人听的。多听,多想,人得以归真返璞。中国神话太现实,希腊神话自在自为,希腊众神之上,诸神无可抗拒,是命运。

我家贴有基督教的宣传画,上书四个大字:神爱世人。木心先生说:“从人生的价值判断,耶稣爱世人是一场单方面的爱。世人爱他,但世人不配。······爱,原来是一场自我教育。‘原来’两字请不要忽略。······论信仰,耶稣是完成的;耶稣对人类的爱是一场单恋。”我奶奶经常劝诱我的一句话就是信神可上天堂,我常常想,如果不能上天堂,人们还会信耶稣吗?也许是我理解的浅了。佛教最终是要超出轮回的,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所以我钟情于佛教。有朝一日也会使我的父母痛苦吧。‍

文学的起源:战歌、悼词、劳动号子。

《莎士比亚》

最早的文学,即记录人类的骚乱,不安,始出个人的文学,所有的文学,记录的都不是幸福,是不安与骚乱。

莎士比亚二十二岁到伦敦,最初在剧场打工,天才都是不进学校,以社会为学校。莎士比亚早年写喜剧,中年写历史剧,老年写悲剧。我看莎士比亚作品不多,而且浅尝辄止。只读过一点《威尼斯商人》和《哈姆雷特》,没有什么深刻的感受,只是觉得莎翁的台词写得很好,很有智慧,该悲伤的悲伤,该欢笑的欢笑。最伟大的作家不应该用角色为自己说话,而是应该看着他表演,木心先生说。这未免有些难。

悲剧有净化作用。艺术、哲学、宗教,都是人类的自恋,仅在适当保持距离时,才有真善美的可能。人类爱照镜子,离不开自己。

《仲夏夜之梦》,《暴风雨》,《威尼斯商人》,《凯撒大帝》,《安东尼与克丽奥佩特拉》,《罗密欧与朱丽叶》,《奥赛罗》,《麦克白》,《哈姆雷塔》,《李尔王》,这十部是木心先生选的。他评《奥赛罗》:爱与死是接近的,最幸福与最不幸的爱,都与死接近。评《李尔王》:现代李尔王只有大女儿二女儿,代表正气的小女儿死了,不再复活,绝版了。他说莎士比亚是:“一是把事情弄大,一是把悲剧弄成永恒。”莎士比亚的译本,最好的是朱生豪的译本。

人类文化的悲哀,是通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中国古代小说》

人类弱,又不安分。要了解人,又不让人了解自己。不稳定,不正常。

我们现在大多数人觉得中国古代小说不多,或是写得不好,读过几本的人可能就更少了。可能大家即使知道中国古代小说,也是明清的小说,所以我想谈谈中国古代小说。
 


小说在中国古代是不入流的,所以文人自娱,称“雕虫小技”。大多数人会给自己起笔名,如“兰陵笑笑生”,“还珠楼主”,“不题撰人”。他们是不把写小说当回事的,不卖钱。当然也有例外,好的小说也会让作者及书商大发其财,如《水浒传》。写小说的人一是太富,一是太苦,有一样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们通过小说抒发己意,有的还会把自己的诗文辞赋夹在里面,以图流传。所以读中国古代的小说,没有一定的古文基础是不行的,它是大杂烩。

DAY2:第三讲 希腊史诗

最早的小说是《燕丹子》,写荆轲刺秦。古代的一些神话著作如《山海经》等,也可以作为小说看待。另一类就是记录民间轶事,如《世说新语》。严格来说到唐代小说才出现,称为“传奇”。其中有很多名篇,如《昆仑奴》,《柳毅传》等等。陈凯歌《无极》就借鉴《昆仑奴》。中国的民间小说都是当时的白话,我这里举一例:《世说新语》有“举却阿堵物”一句话,“阿堵物”是魏晋时期口语,意思是“这东西”。白话文学古已有之,非“五四”首创。宋代也有小说,称为“话本”,即为说书人的底本。说书人最爱说历史故事,《东周列国志》,《杨家将》等等(这两部作品并非宋人所著)。中国古代的历史就是以这样的方式传承的,比现在的历史课本精彩多了。
 

木心:人所崇拜的,常是他们不知道的。

明清时期中国的小说创作达到高潮,四大名著全是这一时期作品。明代有一人要说一说,就是冯梦龙。他一生写过很多小说,我知道的就有十几本,不应只知道《三言二拍》。上文的《东周列国志》是他写的。清朝我们不应该只知道《红楼梦》。尤其到清末西方小说的观念进入中国,中国的小说数量大增。《老残游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海上花列传》等等。另外中国在明清有了侦探小说,《施公案》,《包公案》,《狄公案》全是明清时期的。
 中国古代的小说也是有雅有俗,你何曾听过下层民众听《红楼梦》。他们只听《水浒》,晚上回家喝两碗辣酒,撒一泡尿了事。中国古代的色情小说很有意思,都是前面极尽淫荡之能事,末了,来一句“这不对”,瞬间摆脱了色情小说的嫌疑。或是在开头写明不要荒淫如何如何,劝诫人们不要这样做。但又有几人不是冲着情色去的呢?这种做法借着封建伦理道德的幌子自欺欺人,多数不过是作者自己性生活的回忆录和意淫。顺便说一句,我看书爱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古代的色情小说也看过几本,总觉得不够味,他们放不开,描写那方面都是程式化语言。《金瓶梅》写得还差不多,语言很自由,很现代,我们可以在里面找自己的影子,完全没问题。

木心:不死而殉道,比死而殉道,难得多。

《卡夫卡及其他》

《伊利亚特》——漫长的战争《奥德赛》——漫长的奇迹

卡夫卡生在生在奥匈帝国末期,生性孤僻,多在疗养院生活。写过很多作品,可能毁掉的更多。死前托布罗德烧毁他的全部作品,布罗德却出版了,大轰动。这样的朋友,好。木心先生言:“卡夫卡像林黛玉,·····应该把卡夫卡介绍给林黛玉。”郁郁寡欢的人,心里是一团火,悲天悯人。
 他从未远行,却写别国事。有《美国》和《中国长城的建造》。读《中国长城的建造》很好奇,读罢才晓得原来只是借了长城的架子,说的还是资本主义的事。我个人觉得《审判》和《城堡》写的好,是寓言,凡是寓言都有哲学意义。

各民族有各自的童年。希腊这个孩童最健康,他不是神童,很正常,很活泼,故荷马史诗是人类健康活泼时期的诗。所谓荷马史诗风格,可列如下四特点:迅速、直截、明白、壮丽。

《变形记》我没有读出特别的意味,只是单纯的觉得很悲伤。甲虫死,全家人去旅游,黑色幽默。甲虫死我并不伤心,却对背上的那只苹果耿耿于怀——那是他父亲掷的,已腐烂!如此,我好像看到莫泊桑的影子。其实整个现代主义只是表现手法的不同,精神内核却不会变。《局外人》里的主角不过是外国的阿Q。
 卡夫卡的作品是写他自己。人物卑微到没有名字,随时感到莫名的恐惧。我看卡夫卡觉得他一脸苦相,似乎饱经沧桑,可在疗养院又能有何经历呢?《城堡》里K先生为了一套房子,费尽心机,死时终于得到一套房子,真是写当代中国。卡夫卡的作品荒诞吗,我看未必,他分明就是托尔斯泰。卡夫卡终究是内向的,他写个人的困境,并没有大叫大嚷要批判政治批判世俗,经得起品味。这种风度,到萨特就没有了。

第四讲 希腊悲剧及其他

《荒诞派和垮掉的一代》

黑格尔说过,希腊是人类的永久教师。

我对现代文学不感冒,却觉得荒诞派有一点意思。没有逻辑,没有戏剧冲突,没有情节,把观众当傻子。荒诞派戏剧是天才才能导演的,全靠直觉,稍一过火就哗众取宠了。因此需要有扎实的文学功底,先看山是山,再看山不是山。荒诞派的代表人物是贝克特,作品《等待戈多》。贝克特有才华修养,给乔伊斯做过助手,这就不奇怪能写出《等待戈多》了。荒诞派是夸张,是煞有介事。观众看什么呢,看味道,体会到了就行了。你问贝克特《等待戈多》讲了什么,他答,不知道。

木心:老子大哥,乔达摩老二,耶稣是小弟。这小弟来势非凡,世界被他感动。

荒诞派是投机,长不了。当时战后民生凋敝,荒诞派就写这种感觉,同是天涯沦落人。现在看不行,只能当情景喜剧看,你要非说你看懂了,随你便。当时德国有个“废墟文学”,代表人物忘了,只记得有一篇《面包》,写得极好,温暖,讽刺,人道主义全齐了。完全不是荒诞派的调子,这才是德国人。荒诞派其实中国早就有,八大山人画鱼画鸟画枯荷荒诞得不成样子。
 跨掉的一代其实就是二战后“婴儿潮”那一批人。海明威写过很多,亚洲的话,日本“无赖派”也算,不过写得最有代表意义的要数石原慎太郎的《太阳的季节》。美国人凯鲁亚克写《在路上》拍成电影,应该是最早的公路电影吧。美国人说垮掉有一点矫情,战胜国有什么可垮。二战后嬉皮士大行其道,吸毒,乱交,飙车。还有一样,竟然是吃中国菜。他们都觉得东方很神秘,读《老子》,不过是皮毛。雨果喜爱中国,也是把中国画的不伦不类。西方人何曾真正了解过中国。

希腊的酒神精神,最符合艺术家性格。

多神(命运)——泛神(观念)——无神(哲思)

希腊人正视死亡和命运,中国人想天人合一。

希腊的三个悲剧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

喜剧家阿里斯托芬;诗人赫西俄德
萨福;演说家德摩斯梯尼;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和色诺芬。

雅典的三个大人物: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第五讲 新旧约的故事和涵义

木心: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 
——我很想以“快乐主义者”的身份挤进修道院,和知识精英谈谈,然后,吃好菜,喝好酒。

《圣经》不是一本书,而是许多书的总集。

旧约容易记,创出利民申,新约更好办,一同四福音。

《旧约》:偏爱诗篇和雅歌。以色列是伟大的民族,经识了太大的痛苦,因疲乏、绝望而信仰上帝。

《新约》:弥漫着耶稣的伟大人格,创造了“圣经体”:圣灵感召&归真反朴。

耶稣真正是绝世天才,道德与宗教的艺术家。读四福音,便如他立在面前。我随便走到哪里,看到耶稣像一定止步,细细看,静静想。尼采是衷心崇敬耶稣的,尼采反上帝,而奉耶稣为兄长。


DAY3:第六讲  新旧约再谈

《新约》文学性更强,耶稣自己就是伟大的文学家。

全世界理想主义都有目标,耶稣的理想主义毫无目标。

上帝无是无非,无黑无白,超越善恶。

善之可爱,即因无报偿。恶是无远见的,只顾眼前,不容异己。

木心:耶稣是集中的艺术家,艺术家是分散的耶稣。

知是哲学,爱是艺术,艺术可以拯救人类,必先爱。

第七讲 福音

基督教,佛教,都是平民的宗教。道家思想,极其贵族的。

尼采说,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

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耶稣是永远不得平反的冤案,都被误解。

耶稣讲小孩子可以进天国。

耶稣是个孩子。

第八讲  新旧约续谈

人类总是以误解当做理解,一旦理解,即又转成误解。

信心是忠诚,来自天性的纯真朴厚。

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欣赏别人,幸福最多——他是在调整自己,发现自己。

爱,原来是一场自我教育。——论信仰,耶稣是完成的,耶稣对人类的爱,是一场单恋。

第九讲 东方的圣经

宇宙无目的,宗教是想在无目的的宇宙中,虚构一目的。

所谓超人,就是超过自己。

婆罗门教:信仰灵魂无数次轮回再生。

佛    教:要情境寂灭,摆脱轮回。

犹太教讲祭拜,基督教不讲,重内心修行。

宗教是父母,艺术是孩子。艺术在童年时靠父母,长大后,很难管。艺术到了哀乐中年,渐渐老去,宗教管不着了。艺术是单身汉,只有一个朋友,叫哲学。


DAY4:第十讲 印度的史诗、中国的诗经

两部史诗:《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史诗就是古代战争史

中国没有史诗,没有悲剧,没有神话,没有宗教,好像脸上无光

《诗经》是悲苦之声。细读六首:强过各国古典抒情诗。

第十一讲 诗经续谈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孔子(据传为编订者)

小子,何莫学乎诗?诗可以兴、可以官、可以群、可以怨。

305首来自两千五百年前的北方民间诗歌,彼时南方没有文化,称南蛮。三部分,风雅颂。风(曲式,声调)雅(正)颂(亦作容,模样之意,又说是读与唱的速度和节奏),三者不比分。

“木铎有心”,木心由来。。细读三首。

第十二讲 楚辞与屈原

《诗经》被曲解被抹杀,《楚辞》没有。

前者选北方诗歌,后者来自南方。

《楚辞》十七篇,十篇原作,七篇模拟,《离骚》《九歌》最好

《楚辞》起于屈原,绝于屈原。他守得住艺术和非艺术的底线。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艺术家可以写实,可以写虚,最好以自己的气质而选择。

《少司命》和《山鬼》两篇最好,是中国古典文学巅峰之作。前者如行书,后者如狂草。《诗经》和《楚辞》是中国文学两张硬弓。

欣赏在前,创作在后。


DAY 5 第十三讲 中国古代的历史

儒家最功利,对待《诗经》伪善,霸道。

中国古代文学家、史学家、哲学家都是贯通的,现代知识分工大势所趋,一分工,智慧分开。

老子精炼奥妙,庄子汪洋恣肆,孟子庄严雄辩,墨子质朴生动,韩非子犀利明畅,荀子严密透辟,孔子圆融周到——孔子调皮,话从不说死。多重人格,表面一套,心里一套,标榜泰而不骄,却熬不住,说出来。

《尚书》《春秋》都是史书,后者文笔简练到极点(春秋笔法)

中国文化是阴性的,以阴柔达到阳刚,司马迁是古人中最阳刚的。中国可悲,出不了尼采。


第十四讲 先秦诸子:老子

春秋以降,哲学从缺。无米难炊,请君原谅。(戏谑胡适哲学史大纲下集难产事)

李耳的思想最透彻,孤寂凄凉完全绝望。看破两大秘密:天和人

《道德经》是老子的绝命书。叛逆者的悲剧

中国哲学家老子算一个,庄子算半个。

老子是阿波罗式的,古典的,苦行的,内敛克制的。

庄子是狄俄尼索斯式的,浪漫的,享受的,外溢放射的。

两者譬如日神与酒神,其实一体。

文学艺术哲学思想,如人的肉体,贵在骨骼的比例关系,肌肉的停匀得当,形体美好,穿什么都好看,最最好看,是裸体。

老子奇特,主张退、守、弱、柔,这在全世界的思想领域中,独一无二。

伟大的思想都是有毒的,你能抗毒,你得到益处。

第十五讲 先秦诸子:孔子,墨子

整本《论语》,文学性极强,几乎是精炼的散文诗。

孔子,既不足以称哲学家,又不足以称圣人,他是个庸俗的高级知识分子。孔子的幽灵,是无数中国的伪君子。

孔子是偷换概念的高手,墨子诚实聪明,机智爽利。

墨子的方法论:三表法。有根据的学习;以实际利益为校准,判断失误;在前两点基础上建立法制法令,实行后看效果取舍。


DAY 6

第十六讲 先秦诸子:孟子、庄子、荀子及其他

孟子影响了唐宋八大家,其养气之法,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

中国文学的源流,都从庄子来。

荀子是儒学的总结。

脱尽八股,才能回到汉文化。回到汉文化,才能现代化。我关心未来化,所谓未来化,是我希望大家先知、先觉、先行。

第十七讲 魏晋文学

谈中国文学,可从魏晋文学着手,往前推,往后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