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博士代表团参加诺贝尔奖获得者“林岛论坛”纪行本报记者 赵亚辉

中国博士代表团连续10年参加“林岛论坛”,与诺贝尔奖获得者面对面交流

  夏日炎炎,碧空万里。德国南部风景秀丽的博登湖畔,在人口不到10万的小城林岛的大街上,数十位诺贝尔奖得主的巨幅照片在最显眼的位置耸立着,身挂胸牌、不同肤色的各国青年也随处可见。

让青年才俊与世界同频共振

  这里正在举行第五十六届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论坛,这是世界上唯一每年举行的诺贝尔奖得主论坛,它创办于1951年,目的是为年轻人搭建与科学大师见面交流的平台。

  2004年夏天,位于德国南部博登湖畔的美丽小城林岛,首次迎来了一群略显青涩的中国“学霸”——赶来参加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林岛论坛”的中国博士生代表团。

  今年会议的主题集中在化学领域,有2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齐聚这里,与530多位来自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从事化学研究的优秀青年学者代表欢聚一堂,展开面对面的对话。

  林岛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创办于1951年,是世界上唯一每年举办的诺贝尔奖得主论坛,目的是为年轻人搭建与科学大师见面交流的平台。每年夏天,大会都会邀请十几位甚至几十位诺奖得主,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青年学生,让他们同频共振。

  “最重要的收获不是在专业知识上,而是被他们的人格魅力和学术品格感动和震撼。”

  至今,中国学生参加林岛项目已10年。10年来,当初参与大会的一些年轻人已崭露头角,活跃于各科研领域。他们在与诺奖大师们的交流中取到了什么真经?中国青年科学家能不能成为下一个诺奖获得者?记者近日走进负责中国林岛项目的中德科学中心,对部分当年的参会者进行了采访。

  经过一周的朝夕相处,中国的博士们有着深深的感受:“诺奖大师们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和触动。”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孙振宇的话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最重要的收获不是在专业知识上,而是被他们的人格魅力和学术品格感动和震撼。”来自南京大学的叶琼说:“在交流中最大的感动是他们的‘恒心、爱心、诚心’。”

威尼斯人注册,  在诺奖大师身上,感受人格魅力与科学精神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邓国初被199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沃特·科恩的经历所感动:“很难想象,他为了做实验,竟然在办公室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住了很久。”苏州大学的陆军也感慨地说:“那些诺奖得主们漂亮的工作大都是十年磨一剑。不轻言放弃,才会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想象一下,如果是你,同时与一大群亮闪闪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起面对面交流,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让北京大学的贾春江感受最深的是诺奖得主敢说真话:“在讨论的时候,199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罗伯特·科尔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来看,纳米炭管实际上还没用。他不像其他很多人,都强调未来的重大意义和潜在的应用,他只是客观真实地阐述自己的工作,让人感到他非常扎实,研究的东西非常可靠。”

  激动?紧张?幸运?或许都有。而如果你是一名初出茅庐而又抱负远大的青年科学家,那么,你肯定倍感激动和幸运,因为对于一个诺奖科学家来说,他的研究成果和研究眼光无疑已达到世界顶级水平。与他们面对面交流,无疑对开阔视野大有裨益。

  在和诺奖得主共进晚餐的过程中,中科院山西煤化研究所的邸亚丽博士感受到了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瑞士科学家科特·乌里齐的“另一种真话”。多次到过中国的科特·乌里齐和她谈到中国社会中的一些不足和弊病,于是邸亚丽就向他解释,说中国有13亿人口,很多东西有不足是可以理解的。但没想到的是,这位诺奖得主很直接也很真诚地对她说:“你是年轻人啊,首先应该想的是怎么去改变!”

  参加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林岛项目的这群中国学生,就是这样一批幸运儿。

  让浙江大学的王勇最意外的是他的奇特遭遇:他每天都会在小旅馆的楼梯上遇到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年女士,开始以为她是“房东大娘”,后来无意中聊起来,才知道竟然是位诺奖得主。“她很和蔼,和我聊了很多,鼓励我平和而积极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

  在许多中国人眼中,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是接近于神话般的人物。在第一次与诺贝尔奖获得者面对面之前,奚婷婷也曾这样想。

  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的付磊博士也与诺奖得主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遭遇”:他曾经给发现炭60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斯莫利教授发电子邮件,希望能够到他那里去做博士后,几个月没有回音,在他失望的时候却收到了回信。“是斯莫利教授委托他的学生回的信,信中说斯莫利教授与白血病做了几个月的斗争,现在去世了,因此不能带我做博士后了。我看了非常感动。”

  2008年,在当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大会上,即将博士研究生毕业的奚婷婷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第一次与他们交流,奚婷婷很紧张,但这种紧张感很快消失了。因为她发现,这些大师们似乎很好交流,“平平常常,一样爱说爱笑”,并没有想象中的古怪、固执,唯一与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对科学的无比热爱。

  “诺奖得主们并不把自己局限在狭窄的专业上,他们广博的知识面让人惊叹。”

  北京大学医学部教师魏潇凡2011年参加林岛大会,当时她也是一名博士生,至今仍记得当时的许多细节。其中199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哈罗德·克罗托在演讲中的两句话让她受用至今:第一句话是“我从来只做我感兴趣的事情”,第二句话是“我从来都是全力以赴地去做我感兴趣的事情”。如今,这两句话也成了她的座右铭。

  “这些诺奖得主们并不把自己局限在狭窄的专业上,他们广博的知识面让人惊叹。”在和科特·乌里齐随意聊天的过程中,赵爱迪知道了,这位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竟然拿到过数学、生物、物理、化学的多个学位,甚至还有足球和音乐的专业证书。清华大学的张翀也了解到,197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威廉·李斯克博演奏钢琴和萨克斯都是专业水平,多次参加过音乐会的演奏。而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波兰科学家罗德·霍夫曼则是一个诗人,而且他会6国语言,写作和出版了很多诗歌作品。有个学生问他为什么要搞文学创作,他说的话让人大吃一惊:“我年龄大了,搞科研对我已经结束了,这是年轻人的活,我的责任是去传播科学思想。”

  在曾参加2006年林岛大会的清华大学教师张翀的印象中,他所接触的每一个诺奖得主都极富个性,一点都不呆板。比如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波兰裔科学家罗德·霍夫曼,他同时是一个诗人,上台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科学已死”,让台下的学生们大吃一惊。而另一名诺奖获得者对科学研究的热情则让人震惊——他要求自己的学生每周要工作超过100个小时,否则就别做科研了。

  北京大学的段小洁博士在参加圆桌论坛的时候惊奇地发现:一大堆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在台上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内容竟然是气候变化和温室效应,自己这个学化学的却听不太懂。“他们都很全面,知识面很宽,而我却不了解这些。来之前,我的一位老师对我说,你一定要看看诺奖得主们都在做什么,什么东西能给人类做贡献,我现在才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话。我想我们不能只是发表论文,必须要对社会有责任感。”

  在张翀看来,这种个性其实就是舍我其谁的自信,他们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在每个阶段的目标是什么,他们对热爱的事业可以不顾一切地为之付出努力。

  让中国博士感受颇深的还有诺奖得主们对待学生的态度。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邓国初博士问了199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瑞士科学家理查德·恩斯特一个问题:“您认为您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这位诺奖得主脱口而出:“指导学生,我的学生们都不错。”而200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理查德·施若克教授在回答“您如何处理和学生的关系”的问题时则更加幽默:“一定要激励他们,一定要给他们时间,你看,我已经这么老了,打也打不过他们。”

  在与世界的碰撞中,激荡出思想的火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