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健网消息《源氏物语》被称为日本《红楼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长篇小说。为纪念其千年诞辰,国内外12位专家联手翻译了《新源氏物语》。这其中的一位参与者就是来自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杜凤刚教授,这位研究日本古典诗词的专家同其他专家用了8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新源氏物语》的释读翻译工作。
  国内外专家8个月完成翻译工作
  杜凤刚告诉记者,《源氏物语》这部散文体小说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小说,以主人公源氏与众多女子的爱情为主线描写了日本平安时代的宫廷生活,为读者呈现出一幅深受中国唐文化影响的艺术画卷,《源氏物语》对后来的日本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纪念《源氏物语》诞辰千年,翻译出版中文本《新源氏物语》由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华裔教授彭飞组织发起,包括杜凤刚在内共有12位学者、专家参与其中,其中既有知名的日本文学翻译家,也有国内优秀的日本古典文学专家。
  标题、和歌的释读翻译都由杜凤刚完成
  从今年3月起,12位专家着手翻译《源氏物语》历时8个月,各自分工完成数万字翻译工作。杜凤刚作为研究日本古典诗歌的专家,承担了全书各章节的标题、和歌的释读翻译和部分小说翻译工作。《新源氏物语》各章节的标题是用韵文形式写成的,这一点很新颖与其它译本不同。题目中还有一些人名、地名和双关语,翻译起来有一定难度,本来可以采取“变译”的形式,回避掉这个难题,最后还是大胆尝试着译成了“五言两句”诗的形式,较好地保留了原文的风貌。杜凤刚说,当然这样译好还是不好,最终应该由读者评判。
  《新源氏物语》是压缩版 易读懂
  这次翻译的《新源氏物语》并不是《源氏物语》的原版,而是依据日本著名女作家田边圣子用现代日语改写的新版本。杜凤刚说,原版的《源氏物语》情节舒缓,与现代读者的审美习惯有一定距离,而田边圣子改写的版本压缩了原有的内容,只选用了一百三十余首和歌,使故事更加紧凑,比原文更有可读性。
《源氏物语》出自日本古代杰出的女文学家紫式部之手,对日本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杜凤刚说,日本文学中有一种传统的审美观念——物哀,“孤独”“寂寞”“无奈”被升华为一种美,是可以被肯定和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来“感受”的。而这种审美情趣主要源自《源氏物语》。比如,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川端康成的经典作品《雪国》等作品中的基调与《源氏物语》有着深厚的渊源。《新源氏物语》出版前后,解放日报、文汇报、人民文学、上海作协网站等近百家媒体进行报道或者转载报道,在中国学术界和文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紫式部创作的《源氏物语》使用的是1000多年前的古日语,现代读者根本无法读懂。中文版的《源氏物语》首译本出自老一辈文化名人丰子恺先生之笔,就语言表达的艺术性来说已近乎完美。在《源氏物语》问世一千周年之际予以重译,其意义何在?杜凤刚说,本次翻译的价值在于提供一个新的版本。《新源氏物语》更具有可读性,更容易被现代读者接受。
为了能让国内读者更加直观地了解《源氏物语》,该译本还特地增加了几幅珍贵的插页,这些插页大多是被认定为日本“国宝”的珍贵文物,都是第一次介绍给中国读者。
  《源氏物语》有中国文化的影子
  谈到《源氏物语》的时代背景,杜凤刚说,平安时代前期在日本文学史上被称为
“国风黑暗时代”,而这个时期正是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产生着深刻影响的时代。日本宫廷、皇家贵族都将学习中国文化当作一般修养,社会高层都使用汉语写诗作文。当时很多中国的经典文献传到日本,其中像白居易的《白氏文集》对日本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翻开《源氏物语》常常会让你感觉到似乎是徜徉在白居易的诗情画意之中。《源氏物语》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结晶,是日本人积极吸收外来文化,并创造出民族文化的典范。在日本,《源氏物语》被称之为日本的《红楼梦》。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1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   杜凤刚向记者介绍新翻译出版的《新源氏物语》。

  本报记者丁雷

  《源氏物语》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最古老的长篇小说,而中国文化界更称之为“日本的《红楼梦》”。眼下,中日文化界和近百家媒体正在聚焦这一文化现象:由中国当代十二位权威专家学者执笔八个月翻译完成的《新源氏物语》,最近正在中国各地掀起了新一轮“日本文化热”。“让‘日本的《红楼梦》’更真实而通俗地走近中国读者,使中日文化能够更好地交流和融合。”昨日,大连理工大学教授、《新源氏物语》主译者之一的杜凤刚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这样形容刚刚出版的《新源氏物语》对中日文化界和翻译界的重大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