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 1

威尼斯人官网 2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不负相思引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文丨老猫枕咸鱼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组内成员:蔷薇下的阳光、潇凉月、老猫枕咸鱼威尼斯人官网,****

文丨潇凉月

《第六章:山有木兮木有枝》丨不负相思引目录丨上一章

组内成员:老猫枕咸鱼、蔷薇下的阳光、潇凉月


《第五章:此情都辜负》丨目录 |
上一章

迟府。

一时间,迟府热闹起来,落雪虽然不能住在迟府,但借着与凉月交好,日日到迟府说是探访凉月,实则希望能让迟慕季接纳自己,欧阳君凌更是赖在迟府,孟白棋艺高超,每日看迟慕季与孟白对弈,也是乐事一桩,有那一池夏荷,蔷薇也不必担心离开百芳园太久而不适应,见孟白愿意在迟府呆,是以乐见其成。

欧阳君凌借着酒劲,说着心里话,“慕季,慕季,明明迟来的人是你,为什么占得先机的还是你呢?”

虽然孟白与她有心将凉月带回妖界,但是凉月此刻还贪恋人间,若是强行将她带走,说不定适得其反,到时候丢了她的踪迹,也是得不偿失,不如徐徐图之。

就个人性情,欧阳君凌更豁达,迟慕季更细腻,因此迟慕季对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兄弟的心事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举杯饮了口酒,说:“既然是青梅竹马,又何必扭扭捏捏?”

凉月喜欢那一池荷花,暑气难耐,趁四下无人,寻到一棵柳树,那树下有一块的石头,不但遮阳,也能遮去她的身影。

“站在声名显赫如迟慕季的身边,好比萤火之于皓月,人人追逐皓月之光,何曾窥见萤火之芒?”欧阳君凌语气中不无酸涩,酒意模糊了他的理智,更令他眼神迷蒙,“咦?月亮是紫色的?嘿嘿嘿,怎么可能,是我眼花了。”

欢脱得脱了鞋子,将裙子提到膝盖处,露处白皙的小腿,如玉的脚丫踩着水,溅起一朵朵水花,勾勾手,那荷花有了生命一般,穿过层层叠叠的荷叶,一直到她鼻尖处停下,猝不及防,她的脸埋在在荷花里,鼻头沾了黄色的花粉,俏皮可爱。

迟慕季从未想过欧阳君凌对自己竟产生了这样的情绪,原本想与他说说心意,只是紫色月亮令他惊诧的同时,更令他生出几分不安,“落雪与凉月独立离开,会不会有危险?”

跌入荷花那一幕恰好落在迟慕季的眼中,垂下的柳条恰如天然的珠帘,将凉月的身形遮住,只留下一道剪影,如梦似幻。恍然想起七夕夜晚那次初见,上翘的嘴角,慧黠的眼眸,一眼万年,从此那梦中的身影走出梦境,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面前!

听到这句话,欧阳君凌的酒醒了几分,心里同样生出不安,这么晚,他们竟然允许两名女子独自出门,太疏忽了,越想就越觉得危险四起,那个挂在天上的紫色月亮就好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着急忙慌之际,恨不得能生了四条腿。

不管是梦中的玉人宛如仙子,还是眼前的她,娇俏天真,迟慕季确定,凉月就是他一直挂在心尖上的人!


情思缱绻,默默无言,就这样远远得看着,迟慕季亦欢喜于眼前!

迟慕季心底深处也聚起越来越弄的惊惶,他怎么就由着凉月追随落雪而去呢?凉月到金陵时间不久,若是迷路该如何是好?若遇到坏人该如何?不及细想,也随着欧阳君凌跑了出去。

然而,落雪秀唇抿成一条线,眼睛瞪得浑圆,因为嫉恨与难过,脸一时煞白,她只觉得心好像被油煎一般,怒火中烧,似要将柳条那边的凉月烧成灰烬!

幸运的是,迟慕季二人出门没走多远都看到相携走来的落雪与凉月。

她状若无事,含笑走到迟慕季身后,调皮得拍着迟慕季的肩膀:“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欧阳君凌高喊了一句,“落雪落雪,我们在这里!”

迟慕季回神,看到落雪,有些尴尬道:“没什么。”不经意间看向凉月的方向,许是二人惊动了她,她已经离开了,迟慕季心上一阵怅然。

迟慕季到底是个性更沉稳一些,这两人为何去而复返?落家的方向明明在相反处!而且,这两人携手走来的姿势很奇怪,明明凉月更高一些,倒好像是落雪以胁迫着的姿势“押”着凉月。迟慕季拉拦住想要跑过去的欧阳君凌,“有点不对劲。”

他刻意与落雪保持一定距离,大步向前,落雪眼中闪过受伤,不得不提高步速,希望不要被落下太远。

“有什么不对劲的?还不是那两个貌美如花胶着你我视线的姑娘吗?”欧阳君凌跌跌撞撞走过去,一把抱住落雪,“哎呀,我的落雪妹妹,亏得你没事……”

凡妖在人间行走,都有禁忌,今日恰逢月圆之夜,孟白与蔷薇法力最为薄弱之时,不能维持人形,于是借口到云城外樵山寻找草药,要出去一日。

“滚开!”落雪袍袖一甩,欧阳君凌踉跄着后退,重重撞在院墙上,身体一软,竟然晕了过去。

其实是化作原形,蔷薇藏身在迟慕季的花园里,孟白化成一只黑猫守在蔷薇身边。

迟慕季快步跑过去扶起欧阳君凌,口中念叨着,“就算君凌行为放浪,你也不应该下这样的狠手。落雪,你今天太反常了!”迟慕季虽然心生怀疑,但到底只是一介书生,看不出落雪已经被妒妖控制,只碎碎着说着落雪的不是。

月到中天,银辉漫洒,除了蔷薇与孟白,其他四人都在。

落雪冷哼一声,“迟慕季,若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落雪,不必惺惺作态了!”

欧阳君凌抱怨道:“少了孟白,对着你这根木头,实在是无趣。”

迟慕季这才发现,落雪的眼泛着紫光,与月色相同,脸上的表情尖锐且凶悍,完全不是落雪平日的模样,而被她扶着的凉月垂着头,紧闭双眼,显然是晕过去了。“你对凉月做了什么?”

凉月则对着新做的糕点,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尝遍,迟慕季看到凉月那般模样,眼中不禁流露出笑意,温柔似水,那是落雪不曾在迟慕季眼中看到的,每一次,她和迟慕季在一起,迟慕季礼数有加,绝不越雷池半步!

“你心里果然只有凉月,她竟然还不信,偏要过来看你一眼!”落雪呵呵笑着,大吼一声,“此刻,你信了吗?”

她捏着茶杯的手,不自觉握紧,连杯子都带着莫名的怒意,狠狠砸在桌子上!

不知是因为声音太大,还是夜里太空旷,这几个字仿佛经回音壁震荡,竟如同是两个人说话。寂静的夜,本来无风,落雪的秀发如同被风吹动,飘成妖娆又邪魅的形状,她的眼亦越发明亮,如两盏闪着紫光的明灯,照的她的脸煞白一片,而她的手则如竹节一般,渐次成长,如骨骼亦如枯草,正斜斜抓向落雪的头顶。她斜眼看着迟慕季,邪邪一笑,说:“看着她死如何?”

“怎么了,雪儿?”凉月闻声询问道。

“你快放了凉月!”迟慕季大骇,“你不是落雪,落雪不会伤了凉月!”

“那个……水有点烫,烫到我了!”

“一代才子迟慕季,懂得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却唯独不懂得人心呀!”

欧阳君凌立刻窜到落雪面前,看到她的手指一片殷红,心疼得捧着落雪的手,细细得为她吹着。

落雪的爪高高扬起,迟慕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扑过去挡在凉月身前,生生受下这一爪,后背撕裂的疼痛,让他有些恍惚,不知身在何处,更不知道此夕何年。

落雪立刻抽出自己的手,恼怒道:“欧阳君凌!”

落雪在旁嗤嗤笑着,眼里却冷然如冰,“你为她做的越多,嫉妒便越深,我便越强大。如此,我何许一枚朱果?女人的嫉妒呀,释放的力量比朱果要强大得多!”

欧阳君凌讪笑,一双手凝在半空,唇角勾起自嘲的笑意,随即没心没肺的“嘿嘿”道:“一时忘情……嘿嘿。”


“欧阳君凌,有些话,是你随便乱说的吗!”落雪彻底生气了,声音陡然拔高一度!

“凉月,我只是个读书人,肩不能担、手不能提,你我靠什么生活?”

连迟慕季也不禁看向她了,落雪脸上一红,意识到自己失态,拂袖冷冷道:“告辞了!”

“凉月,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不能怀揣着抱负,甘心在深山过一辈子。”

凉月手指点在欧阳君凌的胸口:“落雪明明意属慕季,朋友妻,不可欺,难怪落雪生气!”

“凉月,入朝堂,就身不由己!”

迟慕季急忙解释:“凉月,我待落雪为妹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