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2004年10月,接到“庆祝贾植芳先生90华诞学术交流会”的邀请函,心中十分激动。多少往事,如春潮一般,涌上心头。在50余年之前,即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我们一群莘莘学子,坐在复旦大学的教室里,聆听贾老师给我们讲《现代文学》、《世界文学》、《写作》,让我们懂得了鲁迅、夏衍、田汉、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莎士比亚、狄更斯、巴尔扎克、斯汤达尔、西凡提斯、薄加丘、海明威等一系列中国和世界文学巨匠。贾师讲课认真,知识丰富,并注重教书育人,把我们引入了文学殿堂,也把我们领上了人生的道路。他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孜孜以求,待学子如亲人,从而成为中文系最受尊敬的老师之一。由于历史的误会,五十年代中,当我们快要毕业的时候,贾先生的身影突然从讲台上消失了。直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冤案才得到昭雪,贾植芳先生得到了第二次解放,当时他将近花甲之年了。然而,他意气风发,抹去强加的污垢,精神抖擞,重新走上讲台,带博士生,任图书馆馆长,著书立说,外出讲学,参加学术会议,忙得不亦乐乎。他为培养人才,为繁荣文教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也赢得了社会的声誉。贾植芳先生具有崇高的学术品格。他提倡气节,做人要正,文品要好。他坚持真理,绝不阿谀逢迎,奴颜婢膝。在二十几个凄风苦雨的岁月里,他始终坚持认为胡风是一位进步作家,他们之间是友人的关系,从来没有什么集团,更没有反党的活动,胡风曾帮助过他,他始终感激胡风。从他重新获得著作权的七十年代末起,贾先生辛勤耕耘,不断出版新著。他重新校译了《契诃夫手记》,出版了《贾植芳小说选》、《狱里狱外》、《雕虫杂技》、《解冻时节》等著作。尤其在《解冻时节》这本记述性的珍贵文集中,约有十余处,真实地记录了我与贾先生的交往,令我感到亲切和温暖。“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贾先生正是这样一位认真治学的清苦的知识分子的典型。贾先生待人热情诚恳,惜才如金,尤其是对晚辈学子。1983年8月,美学家施昌东因患胃癌去世。施昌东是贾先生的高足,与贾先生感情深厚,生前也因胡风案蒙受不白之冤。对于施昌东的英年早逝,贾师特感悲痛。这年8月31日的《文汇报》上,发表了贾师的《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的悼念施昌东的文章,文辞悲切,十分感人。其中说道:本来应该是黑发人送白发人,现在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语言啊!尤其是施因胡风案而受牵累,更使他心中悲痛不已。真是字字是血,句句是泪,深情厚意,跃然纸上。我与施昌东是同窗好友,读贾先生的《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唏嘘不已,随作七绝一首,以寄哀思:“字字含情句句泪,人间天上一时悲。雄文传世君知否,泉下昌东应展眉。”然而,在贾先生的心灵深处,在施昌东去世后,还有一个神圣的使命,那就是照顾其孤儿,设法出版施昌东的自传体小说《一个追求美的人》。于是,他就为此而奔忙。他请研究生修改,托人联系出版,经过周折,花了不少精力,终于使这本小说在施昌东去世一年以后出版了。而今,虽然贾先生已到了髦高龄,但他仍在写作,仍在坚强地奋斗着,真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贾先生坎坷、正直、执着、勤勉的一生,堪为知识分子的楷模。他走过了坚实而光彩的九十个春秋,充满自信和自豪。正如他在《在那凄风苦雨的日子里———哭亡妻任敏》中所言:“我们在人间漫长的道路上,活得都像个大写的‘人’,我们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都留下了自己的和我们双双的脚印”。是啊,这光辉而不可磨灭的脚印,把“人”字写得那么正直而富于气派!夕阳无限好,彩霞正满天。真战胜假,善战胜恶,美战胜丑。历史真的是无情而又有情。在回眸贾师走过的光彩的历程时,谁不为之感到欣慰和骄傲呢?

《贾植芳文集》即将面世在贾植芳先生九十华诞之际,一套反映他在各个领域的成就的《贾植芳文集》,将于近期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本次出版的《贾植芳文集》主收具有文献价值的著译和首发及散佚文稿,近年新出或重版的著译不在此列。《文集》共分四卷,每卷30万字左右:第一卷为“创作卷”,收录自20世纪30年代至近期贾植芳先生所写的小说、散文和随笔;第二卷为“理论卷”,收录贾植芳先生在中国现当代文学、比较文学、外国文学等研究领域撰写的理论文章;第三卷为“书信日记卷”,收录贾植芳先生致胡风及致贾夫人任敏女士的书信,并将首次发表1985—1987年贾先生退休之前的日记;第四卷为翻译卷,收入贾植芳先生50年代翻译的已绝版多年的三种译作:《论报告文学》、《契诃夫的戏剧艺术》、《俄国文学研究》。由于篇幅限制,贾植芳先生近年出版、重版或即出的多种具有广泛影响的重要著译,如《狱里狱外》、《近代中国经济社会》、《契诃夫手记》、《写给学生》以及收入《解冻时节》(长江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早春日记》(大象出版社即出)等书中1985年以前的日记部分,本《文集》暂不收录。《中外文学关系史资料汇编》(1898—1937)出版由复旦大学著名教授贾植芳和陈思和主编的《中外文学关系史资料汇编》(1898——1937)近日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总字数在百万字左右,共分外国社会科学思潮和理论评介文选、外国文学思潮、流派和理论评介文选、各国文学史、文学运动与作家评介文选三编,收录了1898年—1937年中外文学关系史中的基本文献,是国内第一部较为全面和系统地整理中外文学关系史文献的大型资料书。此书的出版,历经22年,凝聚了复旦大学三代学人的心血。该书本书原名《外来思潮与理论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资料》,属国家“六五”期间社会科学研究重点规划项目《中国现代文学运动、论争、社团资料丛书》之一种,由复旦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教研室承担编选,于1985年完成1898-1927年间的中外文学关系史资料整理汇编工作,交由丛书编委会指定的出版单位出版,但由于种种原因,迄未付梓,后于九十年代重新修订,也未能出版,今年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鼎立支持下,终于与读者见面。《贾植芳画传》出版近日,《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肖像——贾植芳画传》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贾植芳先生是名闻海内外的作家、学者、翻译家和教授。在他命运多舛、跌宕起伏的一生中,为了真理和正义,曾经四次入狱,身陷囹圄二十四载。为了保家卫国,拯救身处水火之中的中国人民,他曾投笔从戎,拖着瘦弱之躯走上抗日前线;为了培育英才,在人生的晚年,他孜孜不倦,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贾先生的一生是一本人生的教科书,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动力。该画传以图文并茂的形式介绍了贾先生坎坷而坚强的一生。在复旦大学百年校庆即将到来之际,一向以弘扬人文精神、承传文明传统为己任的复旦大学出版社精心策划出版了这本《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肖像——贾植芳画传》,表达了对贾先生的一份崇敬之情,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读者能够从先生的人生经历中获得启发,薪火相传,继承发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