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戏曲台,演尽千年事。

回忆童年,离不了戏台,锣鼓声起,锵锵锵,生旦净末丑逐一上台,那美美的妆、那宛转的腔、那兰花指、那碎步、那飘逸的水袖,情深深、慢悠悠,诉说美好爱情、高歌励志求学,道尽人生悲欢离合……

戏曲于我有很深的渊源,因为我有一位爱看戏的不走寻常路的奶奶,我兄弟妹仨由她拉扯,她不止抚养我们,更给我们带来了丰富的精神食粮。

奶奶出生于清末民国初,据说她小时候长相俊俏,村里有神祭游街,她必扮成古装童男女,由此爱上了戏。奶奶的不同寻常,还在于她父亲的宠溺,并未让她裹脚,并放纵她到处追戏。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虽没有上学的奶奶,却从戏文中懂得了中华古文化的精髓。

于是乎,在我们的童年,便是一出接一出的戏剧。

梨园,原是古代对戏曲班子的别称。过去泉州一带对戏班子也叫大梨园某某班,小梨园某某班。梨园戏,就是流行于泉州、厦门、龙溪等闽南语系地区的古老戏曲剧种“上路老戏”、“下南老戏”和“戏仔”(又称七子班)的统称。

一、奶奶说戏

小孩子都爱听故事,我们也不例外,但我们的故事就是戏文。

奶奶从不讲《大闹天宫》和《哪吒闹海》,这种我们小时候心目中的英雄。

记得最清楚的是,她给我们讲《狸猫换太子》,那个黑暗的朝廷,那只剥皮的猫,以及可怜的太子和冷宫中的皇妃。

当年听起来并不觉得慎,我还把故事讲给小伙伴们听,遭到他们的一致反击。

奶奶的故事是连续的,头天晚上是《狸猫换太子》里那只剥了皮的血淋林的猫,第二天就已经是包拯断案了,当然有包公的神断,太子与皇妃最终相认完美结局。

接下来就是《铡美案》,小小年纪,就恨死了那位负心的陈世美。

然后是《铡包勉》、《探阴山》、《打龙袍》等,这位黑包子简直承包了我童年全部的故事,有段时间我都认为我长大了要嫁就嫁这种刚正不阿、黑不溜秋的土包子。

包拯,确实奠定我们兄弟妹三人的为人方式,我们都正直,都聪明,都很一根筋。

历史溯源

二、奶奶追戏

奶奶不但从小追戏,老了带着孙子照样追。泉州有个风俗,哪里佛生日哪里神出游,都要请戏班演戏,然后我们就带个凳子早早去占位置。南门北门东街西街,我们祖孙几人混得像“地保”,熟得很,哈哈。但那段时间,却是我们这一辈子最丰富的知识储备。

我们在南门看了打城戏《目连救母》,阴间饿鬼道的冤魂非常狰狞,可我们记住了孝道;

我们在北门看高甲戏《十五贯》,娄阿鼠“三十六块骨头没相吃嵌”(泉州话)很搞笑,可我们记住了做人不能像娄阿鼠好吃懒做,投机取巧;

我们在泮宫看梨园戏《苏秦》,感叹苏秦年轻时“贫贱则父母不子”,为官了“富贵则亲戚畏惧”,于是我们记住了读书的重要性,我们要进京赶考(偷笑);

我们在东街看梨园戏《陈三五娘》,元宵闹花灯遇上了美好爱情,于是我们记住了追爱情要有一定的手段,比如假装修铜镜混入女方家;

我们在西街看高甲戏《连升三级》,无赖张好古进京赶考高中并连升三级,故事很荒唐,有一段时间,还做梦,我要是能连升三级那多好,但只是一念,马上矫枉过正,坏人终归是要倒台的,就如阉官魏忠贤。

梨园戏发源于宋元时期的泉州,与浙江的南戏并称为“搬演南宋戏文唱念声腔”的“闽浙之音”,距今已有八百余年的历史,被誉为“古南戏活化石”。梨园戏广泛流播于福建泉州、漳州、厦门,广东潮汕及港澳台地区,还有东南亚各国闽南语系华侨居住地。

三、奶奶把戏文植入灵魂

奶奶带我们追戏,一直追到了戏院。

泉州早些年有一个很出名的群众戏院,经常会上演样板戏高甲戏梨园戏等,样板戏奶奶是不喜欢的,毕竟是南方人,听不惯京腔京调,毕竟是从民国走来的人,也看不来太激进的东西。但要是《李亚仙》《白蛇传》《春草闯堂》之类的,妈妈必定会托人买票,然后全家总动员一起看戏,像现代人看音乐会一样,我们在奶奶的带领下,都得穿戴整齐,稍加打扮,很重视。

(我怎么会那么清晰地记得每次看完戏,我都是睡着被老爹扛着回家的呢?)

后来,家里有了电视,奶奶更是追得昏天暗地,奶奶喜欢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红楼梦》,黄梅戏《女驸马》《天仙配》,豫剧《花木兰》,评剧《花为媒》,单纯的各大流派戏曲唱腔,让奶奶如痴如醉,家里都是那种绕梁三日的余音袅袅,但奶奶她从来不唱的,她只是把戏文植入她的灵魂。

以至于,奶奶临终前,最后交代她子孙的遗言也如戏文:我们家三代忠良,你们要做忠臣不能当奸臣。(不能笑,这是我奶奶)

传承发展

四、我的传承

我能回忆的童年,都是和奶奶有关的事情,和奶奶相处十几年,从我们出生到她过世,基本都是和她有关的戏文。奶奶给我们说戏,奶奶带我们追戏,奶奶临终交代的戏文,无不影响着我们立身处世。我们兄弟妹三人,勤勉好学,孝亲爱友,忠奸分明,乐观向上,活得虽平凡却自在快乐,这些生活态度无不来自奶奶的戏文。

尤其是我,唯一的孙女,更是得到她老人家的真传。

威尼斯人注册平台,我、竟、然、喜、欢、昆、剧!

喜欢昆剧婉转优雅的唱念打坐。

喜欢昆剧《牡丹亭》的戏文,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很美妙很现代的穿越时空的爱情理念。

喜欢“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眼前仿佛杜丽娘款款而来,她恹恹思睡,满花园寻找梦境……

看来我有了和奶奶一样又不一样的戏文人生,却都是美好的,我将把这美好贯彻到此生终止。

图片来源网络

梨园戏在发展进程中,有大梨园和小梨园之分,大梨园本地人俗称“老戏”,又有“上路”与“下南”之别。元代各省设“路”,
泉州人把福建以北叫做“上路”,把自己叫做“下南人”。上路老戏就是指来自浙江、江西等地的剧种,而下南老戏就是本地戏。小梨园,泉州人叫做“戏仔”,又叫“七子班”。

早在宋光宗绍熙年间,闽南泉州、漳州一带的民间,就盛行一种”优戏”。这种土生土长的剧种,唱的是闽南土腔土调,后人称之为”下南腔”。演唱内容多是南曲曲牌体的戏文。

南宋时期,由于泉州海上交通发达,与渐江温州的关系极为密切,所以温州的杂剧也流传到了泉州,
因戏班来自福建的北部,所以俗称之为”上路戏”。。它们带来了一批大型的南戏剧目,作为一种艺术形态与当地的”下南戏”同时存在。不久,元兵南下,杭州陷落,宋氏宗室纷纷入闽。由于他们在杭州时过着歌舞升平的奢侈生活,所以入闽时往往都随带戏子家班,以供娱乐。这种家班多由童龄男女组成,泉州人叫做”戏仔”,又叫”七子班”,被后人称之为”小梨园”。这样,在南宋末年的泉州,便出现了上路戏、下南戏和小梨园的三种戏剧艺术形态。

南宋恭宗德祐二年,元兵入闽,泉州市舶司提举蒲寿庚降元,大杀宋室官员,于是作为官宦人家蓄养的”小梨园”家班便流散民间,开始与下南戏、上路戏既同时存在,又互相影响。由于三者来路不同,所以各自都有自己的传统剧目。

下南戏包含有13个剧目:《苏秦》、《梁灏》、《吕蒙正》、《范雎》、《文武生》、《岳霖》、《刘秀》、《刘永》、《刘大本》、《周德武》、《周怀鲁》、《百里奚》与《郑元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